当前位置: 首页> 言情

燃烧099

    想着父亲这么多年对他和母亲的冷淡,回家的时候那么少,猜测便是与他的前妻孩子有关系。     越这样想越气,就拼命反抗,甚至是想要冲出门去,不惜自杀。     无奈怎么都斗不过外面的看守,心思最凌乱的时候忽然瞥到母亲留下的一幅字。     母亲这些年在修心,特别爱好毛笔书法。     墙上便贴着她亲手写字: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他默默地念着这句话,竟忽然像是有所了悟了。     从小,他便渴望着父亲的爱,为了得到做出各种事情惹他注意。     后来,他遇到了沈可佳,又想尽各种办法想去得到她,不惜去用一些不光明的手段。     这一切,就像是一个怪圈,让他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呢?     抢来了,心就能平静,就能幸福吗?     焦虑不安的心在那一句话的启发下,忽然变的澄净。想想母亲,她去云游,不就是放弃了继续等她的丈夫回头吗?     他以前只觉得她是逃避了,现在想来,怕是她的心彻底地宁静了吧。     他呆坐在那儿想了很久很久,越想越觉得自己悟到了。     想起红楼梦中的好了歌,世上的事好就是了,了就是好。人生本来就是赤条条地来,再赤条条地走。所有的事最后都会归于虚无,连人也会化成灰,化成烟,那还有什么是放不下的?     顿时觉得佛是智慧的,一句话就能让人大彻大悟,于是他便静下心来拿出母亲留下的佛经,认真研读起来。     安市长来的时候,他已经参透了很多佛理。     他看着自己的儿子捧着一本佛经看,很是吃惊。他宁愿他大闹,也不愿意他这样。     他母亲就是看破了红尘,云游去了,家里本来就冷清的剩下父子两人。     要是儿子再走上他母亲那条路,那他这些年来积攒的家产给谁?他不择手段地往上爬,获得的成果却没有人继承,他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看这个破书干什么?”他几步走到儿子身边,抢下他手里的书。     安俊生抬头看他,平静的出奇。     “我想开了!”他淡淡地说。     “从前我一直渴望着你能爱我,多在家陪陪我和妈妈,后来我又渴望得到沈可佳,这些都是执念。佛说,一切皆是空,实在是智慧。”     “胡说!不准你满口什么佛啊佛的,你给我清醒一点!”安致和怒道。     “我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清醒了,我醒了,你却糊涂着。放我出去吧!”     安致和当然会放他出去,他还敢关他吗?     “放你可以,不能再为难你哥哥!”     “我谁都不会为难,放心好了。”     这天晚上,安俊生老老实实地陪父亲吃了一顿饭。     第二天早上,安致和发现安俊生不见了,桌上有一封信。     “浮生如梦,终有醒时。从此后儿将四海漂泊,愿父亲康健,拜别。”这一悟道,连说话也文邹邹的了。     安致和把信揉的稀烂,大口骂着,拼命地拍桌子,拍着拍着觉得头晕脑胀天旋地转。     想扶桌子没扶不住,一头栽倒在地。     秦子安和沈可佳带着小苗苗刚开始新生活,早上起来觉得空气清新,舒服极了。     沈可佳神经完全放松了,睡的非常香甜。秦苗苗自己起床漱口,轻手轻脚的怕吵醒了妈妈。     秦子安也小心翼翼地在厨房忙活,不想太大声音吵老婆睡不安稳。     磨好豆浆,买了小笼包,准备好了,他才去叫沈可佳吃早饭。     “宝贝儿,起床了!懒猪佳佳!”他温柔地呼唤着,在她嘟起的小嘴上亲了又亲。     她睡的太香了,还没被唤醒。     他弯身,含住了她的小耳垂逗弄,在湿润润的麻痒中,她终于醒了。     坐在桌前,刚开始吃早餐,沈可佳的手机响了,电话是秦子琪打来的。     “嫂子!求你,一定要和我哥来医院,我爸刚刚摔倒了,医生说恐怕是不行了。我和杨朋义现在赶过去,在军区医院,脑外科。”秦子琪带着哭腔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你别急,我们马上就去!”     “走,苗苗,妈妈送你上学,秦子安你开车到底下等着我。快点!”     “怎么回事?”秦子安问。     “别问了,照我说的做!”沈可佳怕说多了,他还不肯去,只能现强迫着把他带去了。     一看就是急事,沈可佳很少这样河东狮吼的,秦子安乖乖地和她一起出门。     小学就在旁边,沈可佳送苗苗出来,秦子安就已经等在校门口了。     “去军区医院!”沈可佳说,秦子安发动车子,开的很快,不一会儿就到了。     到了医院,秦子安才知道是安致和出事了。     虽然他冷着一张脸,在听说安致和不行了的时候,眉还是耸动了一下,被沈可佳看到了。     她想,自己的坚持是对的,要是他没见到最后一面,肯定也会遗憾。     “子……安!”安致和伸出一只手,艰难地发出声音,眼泪顺着脸颊淌下来。     他看到了女儿女婿,现在又看到儿子儿媳,其实他也想看看他的妻子和另一个儿子。     那两个人已经联系不上了,在他身边的,只有这几个人。     “别以为你这样我就能原谅你。”秦子安硬邦邦地说。     “你……不是说,我死了,你就……就能原谅我吗?我马上就……就死了,等我闭上眼,你就原谅……我吧。”     “你死了我不会原谅,不是说祸害遗千年吗?你还是活着吧!”秦子安态度很冷淡,但是所有人都看的出,其实他在父亲面前心软了。     “死了好,我想见你妈了。我……我的小杜鹃,是世界上最……美,最善良的女人。”     “你省点力气吧,兴许还能活下去。”秦子安皱了皱眉。     “不,我不想活了。我的夫人走了,儿子……也走了。还有一儿一女不肯认我,活着……没意思了。”     “爸!”子琪哭着上前,抓住他苍老了的手。     “我认您!您要活下去啊!”     秦子安扭过头,倔强地不肯看父女二人。     “子安,叫一声爸吧!”沈可佳轻声对秦子安说,她怕他留下遗憾啊。     他叫不出口,转回头,看着安致和带着迫切的期待的眼神看着他,他心里也不是滋味。     想要叫一声,话却卡在喉咙里。     “求你,答应我,我死后让我和……和你妈妈葬在一起。活着不能赎罪,让我死了去吧!”安致和说完,眼睛就要睁不开了,强撑着一口气看着秦子安,等着他给他一个允诺。     秦子安想,要是母亲还在会不会原谅他这个负心人呢?     她从不说,他却知道她一直在等着这个男人。她的一生只有这一个男人,她是爱他的。     母亲是那样的孤单,他们还不能那么快陪她,就让他去陪吧。     要是母亲还在,看到他奄奄一息,会让他叫他一句爸爸吧?     他的名字——秦子安,岂不是母亲放不下这个男人的意思吗?她始终还是心心念念着,恐怕也是想让他们认祖归宗吧。     “好!”他终于走到安致和床边,握住子琪和父亲的手,轻声地吐出一个字。     “爸!”     “叫爸了!叫爸了?哈哈,叫爸了!我儿子……儿子……”安致和狂喜地说着,哽咽了一声,眼睛瞪圆,气断了。     “还没赎罪就走了?你凭什么?所有的好事都是你的了,到头来儿女双全,你倒是活着看看你的孩子啊!”秦子安对着父亲的尸体质问道,泪从眼睛里不断地流出来。     血脉相连,即使是那样恨,最终还是放下了。     沈可佳和杨朋义两个人也在抹眼泪,小孙站在不远处也哭了。     他跟了安市长许多年,跟他的感情很深。他知道市长最大的心事就是两个孩子了,他虽然死了,最后还能得到儿子的原谅,也是高兴着走的。     后事是小孙和秦子安一起办的,骨灰和秦丽蓉合葬在一处。     安市长的遗嘱,所有的财产分了四份,夫人安俊生秦子安秦子琪各一份,数额可观。     秦子安知道他的钱很多都不干净,他不需要他的钱,沈可佳也不是爱财之人。     两个人商量好,把钱全部捐给了山区的孩子,这样也算是他没有白贪吧,总算为国家做出了贡献。     随着安市长的过世,安俊生的云游,一切尘埃落定,日子平静下来。     ……     五年后。     秦子安早兑现了当初的承诺,帮沈成举买了房子娶了亲,沈可佳的一桩心事了了。     几对年轻人经常一起聚会,有罗辰和潘丽娜夫妇,有秦子琪杨朋义夫妇,他们还曾经去眉姐和郝三彪所在的小镇上玩。     这天,又是浩浩荡荡地一行人来到小镇。     是一个北方的小镇,小镇不远处有一座小山,山不高,没有野兽出没,是休闲的好去处。     他们自驾游,带了帐篷,一家一间帐篷。     当年潘丽娜回到罗辰身边时就带了个小萝卜头,罗辰大叹没有尝到当新生儿父亲的滋味,说什么都要再生一个。     这次来玩,两个人带着一儿一女。     杨朋义和秦子琪也生了一个儿子,很调皮,不像杨朋义那么老实。     眉姐年纪大了,生了个女孩儿便不再生。     本来秦子安和沈可佳要带着秦苗苗来玩的,小丫头已经十三岁了,很懂事,不肯来做父母的电灯泡,坚决留在家里和沈可佳父母在一起。     夜里,众人一起围坐在帐篷外面吃着烤玉米及别的零食,看着孩子们唱歌跳舞。     这么多人远离城市的喧闹,乐呵呵的聚在一起,星星在夜空中闪烁着,皎洁的月亮也洒下清辉。     几个男人弄起了篝火,打开了音乐,男男女女和孩子一起围着篝火又唱又跳。     女人们被火烤的小脸都红透了,再加上高兴,看着个个是那样迷人。     孩子们还没玩够,男人们便蠢蠢欲动了。     “我们睡觉了!”秦子安最先提议道。     “是啊,睡觉,玩累了!”杨朋义应和道。     “孩子们!回家!”罗辰左手抓着儿子,右手抱着女儿,冲潘丽娜飞了个媚眼先进了帐篷。     “唉!为什么总是这样!”罗小子不满地说。     各回各帐篷,拉上帐篷的拉链,秦子安竖着耳朵听,好家伙,几个帐篷里面都是在极力哄孩子睡觉的声音。     “还是我们好啊,真清净,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一把搂过沈可佳压在身底下,他沉声说着,低头吻她的小嘴,她却像心不在焉不在状态似的。     “怎么了宝贝儿?”他问。     “对不起!”她没头没脑地说。     “你看他们每一家都是那样和和美美,我却不能给你生个孩子,真对不起!”     “傻瓜,我们不是有苗苗吗?”秦子安心疼地刮了刮她的鼻子。     “她到底不是你的亲生女儿,难道你不会觉得遗憾吗?我想再到好点的医院去看看,好几年了,去了那么多医院,说实话我自己也没信心了。”     “傻瓜,说没有遗憾是假的。可你想,人生有完美的吗?我觉得这样很好,每天看着你这个小猪吃的饱睡的香,我就高兴。”     “我就是觉得对不起你,我就是要给你生孩子,哪怕是用一辈子的时间,我也要做到!”沈可佳倔强地说。     “嘿嘿,真要给我生孩子吗?”他笑着问她。     “是啊,这个还会骗你?”     “怎么生啊?”他忍着笑,很严肃地问。     “什么怎么生?”她被问晕了。     “傻瓜,是不是睡你才能生?”     “讨厌!”沈可佳脸一红,嗔道。     “讨厌也要睡,不讨厌也要睡,今天我横竖都要睡你,你就来吧!”     沈可佳还没从刚才的沮丧中回过神来,没怎么热情。     “傻丫头,还在想呢?你看,你这土地虽然是干巴了一点儿,好歹我天天还是乐此不疲地耕耘着呢。有我这么辛勤的老牛,这儿早晚得给我结出果子来。”     “可是到现在都还没结呢!”她气闷地说。     “那就是种的还不够深,次数上也还没上去。咱不能放弃,必须得更努力!”     不再跟她啰嗦,大手从她裙子底下游进去,胡乱摩挲起来。     偏过头来寻她柔嫩而饱满的唇,那是他此生最爱接触的地方。     永远是那样软软的,甜甜的,亲上去像吃一颗熟透了的小樱桃。     时间还早,他们有一整夜可以用来恩爱,所以秦子安一点也不着急。     他在她的小嘴上一点点地亲着,啜着,尽情享受着她的芬芳。     沈可佳总是那么迷恋他的吻,总是沉醉于他带着淡淡烟草味的气息。     闭着眼睛,感受他的呼吸在她的鼻端缭绕,将她慢慢地麻醉了。     “子安,我爱你!”她极温柔地说。     “小猪,我也爱你!我想要吃你!”舌分开她的贝齿滑进她的小嘴儿里,捉住她的舌尖吸着。     接吻最能挑动女人的情欲,尤其是被自己爱的男人吻,女人的激情会在一瞬间被引爆。     沈可佳忘记了刚才的不快,很快沉浸在和他的嬉戏中。     小手也伸进他的衣服里面,在他后背上游走抚摸。     没有了语言,只有身体和身体在帐篷里面狂热的交流着。     他帮她脱去裙子,沈可佳一向爱穿牛仔裤,是秦子安同学为了方便不许她穿。到哪里玩都要穿裙子,这样他一撩起来就能办正事了。     沈可佳也伸出小手帮他解牛仔裤,听说女人如果主动帮男人脱掉裤子,会增加他百分之二十的激情度。     致命的快。感排山倒海地袭来,她受不了了,真想要大声喊出来。     死死地咬住嘴唇,抓住帐篷的支架,她才能不真的大喊大叫。     两人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没发现旁边几个帐篷的说话声也没停了。他们正忘我时,忽然听到一个小孩说道:“你为什么要把她压在底下?”     天雷滚滚……     秦子安不敢动了,小声问沈可佳:“他是在说我们吗?”     “不是吧?这是罗辰的儿子,估计是说他,哈哈。”     “这小屁孩,说话也不说清楚,害的我还以为干了什么不法勾当呢。”说着,又运动起来。     他们不知道的是,小家伙吼了一嗓子,吓到的可不止他们这一对野鸳鸯。     “别动,等会儿,我害怕!”沈可佳不让秦子安动了,他只好按兵不动,听那边帐篷里的动静。     半天,才听到罗辰尴尬地说了一句:“乖儿子,你别哭,爸爸不是欺负妈妈,是闹着玩儿呢。”     秦子琪也不敢“闹着玩儿”了,紧张地摸了摸自己身边睡的正香的宝宝,推杨朋义。     “义哥,我怕孩子醒,还是……歇歇吧。”     “咱宝贝儿就算醒了,也不会像他们儿子那么傻,放心。”     “我不……嗯……”秦子琪还想反对的,他一低头亲上了她的小嘴,让她说不出反对的话了。     罗辰家的帐篷里的孩子哭声终于还是惊醒了小杨杨,杨朋义的猜测大错特错。     他的儿子更夸张,伸手摸到妈妈被爸爸压在身底下,不依不饶地拍他打他,非要把他赶下去。     见推不动他,他咧开嘴大声哭了。     “下次绝对不带你这个臭小子出来,专门破坏你老子的好事。”杨朋义嘟嘟囔囔地从她身上滑下,秦子琪忙安抚儿子。     “哈哈,这些小家伙真够让人不省心的了,就不能假装没看见吗?”秦子安小声说道,忍了一会儿了,忍不住了,说完就重新用起了力。     “别……”     “停不了了!”他低声说。     她说别就别啊,他可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做事情得有始有终。     不一会儿各个帐篷里都安静下来,沈可佳又重新投入到战斗中。     过了很久,她又怕压的他累,两人侧躺着。     秦子安的手有一搭没一搭的在她身上摸着,她很喜欢这样的触摸,带着一丝的温情。     躺平身子,任他的大手在她的小腹处流连。     他在那儿摸了一会儿,忽然坐起来,又仔细摸。     “怎么了?”沈可佳轻声问。     “宝贝儿?宝贝儿!”秦子安唤着她,声音有点激动。     “怎么了?”她又问。     “你的肚子比以前大了,大了很多,你几个月没来那个了?”     “等我想想,好像有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四个月……天呐!”沈可佳惊讶地捂住了嘴。     “应该是!宝贝儿,应该是,上次你有了就是我摸到的。”     秦子安激动地说,赶快从口袋里面掏手机出来同时打开手电筒对着她的肚子照了照。     “我给你拍张照片!”他说着,对着她的肚子从不同角度拍了几下。     “真的鼓起来了!老公,我们有宝宝了?会是真的吗?”沈可佳激动的流出了眼泪。     “一定是!”他笃定地说。     喜悦在寂静的夜里蔓延开来,他们是多么幸福,小宝贝儿躺在沈可佳的肚子里也悄悄弯起了嘴角,心满意足地笑了。(本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