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言情

第一百二十一章 龚嘉阳不买账2

    龚嘉阳看了陆哲已经,已经准备离开包房,嘴角的肌肉已经开始抽动了起来。“我告诉你,他这么对待我女儿,就算是我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他也得不到任何的好处。”     龚嘉阳撂下了一句话,毅然的离开了包房,吴建德的脸上也充满了怒火,额头上的青筋也已经显露了出来,看向了陆哲。     “岂有此理,连我的帐都不肯买了,他是铁了心要跟你斗到底了。”     陆哲的眉头深锁了起来,原本不想在这个时候跟龚嘉阳有太大的冲突,可是现在也不得已要走这一条路了,他也不希望会变成现在这样。     “伯父,我很感激您这次答应帮我,我和您之间的合约依然有效,您说得没错,公司有一半的资产都是吴昊的,我不会夺走属于他的股份。”     陆哲站了起来,向他感激的行礼,才离开了包房,吴建德的手用力的打在了桌面上,他的脸上已经充满了怒火,他怎么可以允许有人这么挑战自己呢?     “龚嘉阳,你越是不喜欢他,我就越要捧他,让你知道我吴建德也不是好惹的人。”     陆哲走出了富贵门,大口的呼吸了一口气,看来这次的计划又要泡汤了,他应该另想办法来解决龚嘉阳的问题。     他立刻开车朝着西餐厅驶去,这个时候她应该还在店里,正好是时候去接她下班。     四十分钟后,陆哲的车已经停在了西餐厅外,他马上解开了身上的安全带,从车上走了下去。     “老板。”     服务生看到他的出现,立刻对着陆哲开了口,陆哲的视线转向了他。     “花曼还在店里吗?”     服务生听到了他的话,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情。“老板,从那天有人来捣乱,陆太太已经两天没来了。”     陆哲眯紧了眼眸,怀疑的看着服务生,他为什么一点儿消息也没有收到呢?     “你说什么?有人来捣乱吗?”     “是,有位先生突然找抓住了郑太太的手,纠缠郑太太。”     服务生点了点头,怀疑的看着陆哲,难道陆太太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给他知道吗?为什么呢?     陆哲立刻走到了柜台前,把之前的录像调了出来,他看到林钰跟花曼纠缠,他的脸上充满了怒火,额头上的青筋也被激怒了出来,他竟然还有脸面来纠缠花曼。     “以后这个人来店里马上报警,不需要通知我,更加不需要顾及花曼,马上报警。”     他说完了话,立刻转身离开了餐厅,他不去找林钰的麻烦,林钰倒是找上门来了,简直太可笑了。     “刚才是老板来了吗?老板怎么会这么生气呢?”     一旁的服务生走到了他的面前,对着他好奇的问道,他也只是摇了摇头。“可能是感情纠葛,否则老板怎么会这么生气呢?”     讪笑的声音响了起来,看着陆太太长相一般,竟然这么吸引男人的眼光,果然是看漏眼了啊。     陆哲回到了车上,一双手用力的打在了方向盘上,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花曼不肯告诉自己真相呢?林钰来找她麻烦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隐瞒自己呢?     “花曼!花曼!”     低沉的咆哮声响彻了起来,他在自己的心底默念了起来,想要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太太,您别乱动了,医生不是说您的手烫伤了,不能碰水吗?”     花曼站在厨房里,准备把炖好的鸡汤盛出来,夏晴才看到她,立刻走到了花曼的面前阻止了她。     “我没那么脆弱,你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一样,行不行啊?”     夏晴从她的手上夺走了汤勺,看向了花曼。“您看看您的手,还包着纱布呢,您想要伤势更加严重一点吗?”     花曼低垂着头看着手上的伤,心里还是想着陆哲,汽车的声音已经在外面响了起来,她高兴的离开了厨房。     走到了别墅外,花曼看到陆哲从车上走了下来,她的脸上立刻盛满了笑容,陆哲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双手握紧了花曼的手。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为什么要一直这么隐瞒我?”     花曼的脸上露出了错愕的神色,看向了陆哲,不明白。“我不明白,我隐瞒了你什么事吗?”     “林钰到店里捣乱,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可以为你做主的。”     “这几天你为了龚家的事情一直在操心,我不想因为这件事让你难堪。”     花曼转移了视线,把自己的手藏在了身后,陆哲总是感觉到她有点不对劲,立刻拉过了花曼的手。     “你的手怎么受伤的?你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你是想让我c碎心吗?”     夏晴在厨房里听到了声音,立刻走到了别墅门口,对着陆哲解释。“先生,不是太太要瞒着您,是她今天不小心烫伤的。”     陆哲已经把花曼抱了起来,朝着客厅里走去,花曼的手已经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陆哲。     “陆哲,今晚的事情顺利吗?吴伯父说服了龚嘉阳了吗?他肯放过你吗?”     花曼紧张的询问了今晚的结果,陆哲的视线已经转向了花曼,呼吸了一口气。     “这件事以后再说,吴伯父说了一定会帮我的,就一定会遵守自己的诺言。”     花曼听到了他的话,已经知道事情没有那么圆满的成功,神情凝滞了下来,紧张的看着陆哲。     “无论怎么样,我都会支持你的。”     陆哲已经把她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沙发上,紧张的看着她的手。“以后做事小心一点,为什么会烫伤?”     “我……我担心你的安全,所以不小心烫伤了手,而且医生说没什么大碍的,你放心好了。”     花曼的轻描淡写令他的心情更加的不好,他坐在了沙发上,抱着花曼。     “你以后能不能让我省省心,我真的很怕什么时候你再受伤了,一定会让我分心的。”     花曼听到了他心跳的声音,只要能呆在他的身边,一切对她来说都不重要了。     “陆哲,那以后龚嘉阳会对付你吗?”     “应该会吧,我也不清楚,他今天已经表明了立场,不会放过我的。”     原以为吴伯父出马,一定可以定整件事解决,谁知道龚嘉阳还是这么强硬,死都不肯放手。     夏晴已经走进了客厅里,看着陆哲。“先生,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开饭了。”     夏晴的话吸引了陆哲的注意力,他松开了双手,已经看到花曼受伤的手,立刻把视线转向了她。     “准备一个汤匙,她现在应该不能用筷子。”     “是。”     夏晴明白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客厅,陆哲的视线已经转向了花曼。“这几天你小心自己的手,要是不小心发炎,我只能让夏晴每天跟着你了,你应该清楚我说到做到的个性。”     花曼硬着头皮点头,她现在仿佛是被他捧在手心里的女人,可是她却害他快要没有一切了。     吃完了饭,花曼准备站起来,陆哲却拉住了她的手,不让她乱动。     “你不许到处乱走,上楼洗澡休息。”     花曼瞪大了双眼,举起了自己的手,尴尬的看着他。“你让我怎么洗澡?”     他靠近了花曼,嘴角泛起了笑容,已经把花曼抱在了怀里。“我帮你洗,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我还没有饥不择食到这种地步,我要你主动。”     花曼屏住了呼吸,双手已经放在了他的肩膀上,任由陆哲抱着她抱着楼上走去,夏晴看到他们恩爱的模样,羡慕不已。     一会儿,陆哲已经回到了房间里,他走到了床边,把她放了下来。     “不许乱动,乖乖的在这里休息,等我放好了热水,就带你去洗澡。”     陆哲站了起来,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花曼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一颗心已经软化了下来,充满了幸福的滋味。     陆哲走进了浴室里,已经打开了浴室的水源,温水已经源源不断的从水龙头里流了出来,他伸出了手试了试水温,才转身走出了浴室。     “水已经放好了,现在是要你自己脱衣服,还是我帮你?”     陆哲挑起了眉,犀利的视线已经在她的身上打量了很久,花曼的脸颊上露出绯红,羞赧的看着他。     “我的手手受伤了,这种事情不是应该你来代劳吗?”     陆哲讪笑了一声,立刻靠近了她,三两下已经熟练的帮忙脱掉了她的衣服,花曼已经移开了她的视线。     “别这么扭捏了,该洗澡了。”     陆哲已经抱着她走进了浴室里,花曼已经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不停的跳动了,看向了陆哲。     “陆哲,我自己洗就可以了,你累了一整天。”     “你的手都变成这样了,我怎么能让你自己洗?不行。”     陆哲根本不肯让她自己洗澡,他抱着她走到了浴缸前,已经把她放进了浴室里,她感觉到全身立刻放松了下来,她好奇的看着陆哲。     “你在水里放了什么?我的身体一下子就送下来了。”     “我放了一点洋甘菊的精油,上次给你买的,你一点儿也没用,再加上今天又自己弄伤了,当然要好好的泡一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