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言情

三夫逼上门:夫人请娶(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322

    。这可把裴若晨急坏了,不是回来这里她去了哪里?难道是路上遇到了什么危险?“小白,你能够找到小灰吗?”     “主人,这会好像没什么危险,我也就无法追踪,除非小灰给我信号。”     没有危险,也好,可是,该去哪里找?他的女人怎么就不能安分一点呢,这都怀着孩子了,还是那么不管不顾的!     “哟,裴大少,你怎么回来了?夫人呢?”     裴若晨看了夏阅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她跑了!”     啥?夏阅差点下巴磕地,“跑了?跟谁跑了?”这话一出立即招来裴若晨的一顿冷眼,他笑呵呵的解释道,“别误会,我只是想夫人是不是和凤桦他们哪个人去散心了?”     “凤桦和席冰旋都有事忙去了,暂时还没有空陪她。”     夏阅这会急了,“那怎么办?夫人去哪了?无缘无故怎么会跑呢?难道是你气的?”说着目光也开始不善起来。     裴若晨心中哀叹起来,怎么都怪他来了?郁闷的回道:“我没有做什么,是别人气的,我当时不在家!”     “啊?别人?还有谁有能耐气到夫人啊?夫人那无情的心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气得到的哦!裴若晨,你不是在推卸责任吧?”夏阅一边说着一边怀疑的打量着他,眼里分明就是不相信他的话。     这让裴若晨感到更加郁闷,这个时候,跟在夏阅身后的羽灵也忽然开口帮腔道:“夏总管说得不错,夫人一向淡定,遇事不骄不躁,很有定力的,脾气也是众所周知的很温和,奴婢来画苑这么久都没有看夫人大声打骂过任何一个下人呢,想来,能够让夫人生气的人定然是做了什么特别严重的事情,不然,夫人怎么会气得跑了?”     夏阅听着连连点点头,“就是就是,肯定是你没有照顾好,如果夫人生气,那也一定和你脱不了关系!”     裴若晨瞪着眼前的两人,他们怎么一唱一和的就给他定罪了呢?太扯了吧,他可真的没有做什么啊!想想他裴大少何时被人这样指责过啊,脸丫鬟都拿责怪的眼神看他,太过分了!御天容,你好狠!     “算了,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夫人,裴大少啊,提供点消息吧,我们好帮忙找人啊!”     裴若晨无奈的耸耸肩,“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她带着睿儿一起离开的,说是回家,我以为就是回来这里了。”     “少爷也被夫人带走了?”夏阅瞪大眼看着裴若晨,“裴大少,你能不能说说你是怎么办到的?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夫人如此生气呢,还闹出了离家出走,这可是新鲜事啊!”     “哼!”     “好了,好了,裴大少,我也不笑你了,赶紧说说,是什么事情吧!”夏阅看到某人的脸色变得十分差,也识趣的不再落井下石了。     裴若晨简略的说了下情况,夏阅听完摇头晃脑的,半响冒出一句话,“裴大少,你看起来蛮聪明的,咋就有那么一个天真的过分的妹妹呢?还真是没脑子啊!”     裴若晨冷瞪着他,凉凉的说道,“最后那句你可以省掉,她已经让展颜直接转告我们了。”     “诶,真的啊,看来我和夫人合作久了,还真有点默契了呢!嗯,以后我得继续努力!争取和夫人那啥,心有灵犀一点通!”     “夏阅!别以为我不会动你!”裴若晨真的怒了,这家伙不帮忙就好了,还一味的说风凉话!     羽灵也轻笑起来,打趣道:“夏总管,你别再说了,不然,裴公子真要打你了呢!”     “切,怕什么,就我这样的人才,可遇不可求,夫人怎么舍得让我受苦呢!嘿嘿!”     这下子,不但是裴若晨黑了脸,就是羽灵也忍不住掉头拼命忍住笑了,怕自己一时控制不了就会当着裴若晨的面笑了出来。夏总管简直就是在挑衅裴公子的权威嘛!     “夏阅!”     夏阅立马正经起来,“我在,裴大少,有何吩咐?”     裴若晨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天容没有告诉你她怀孕了吗?”     什么!夏阅和羽灵都石化在那里,怀孕?夫人怀孕了,还带着少爷离家出走?     裴若晨看着夏阅一字一句的说道,“已经过三个月了!”     啊——     夏阅和羽灵相互看了一眼,同时哀叹:夫人啊,你怎么能够这样乱来呢?忽然,夏阅又怒瞪裴若晨了,“夫人既然怀孕了,你怎么不好好照顾?”     “对啊,孕妇的情绪本来就容易波动,裴公子你应该比平时细心的照顾夫人才是!”羽灵也不满了,她可是听那些有经验的人说过,女人怀孕之后,脾气都可能变得差些。     唉,裴若晨再次成为了被讨伐的对象,他觉得沉默了,等着他们发完牢骚再说吧,而且,不可否认的,听着他们的指责,他心中的内疚也越来越多了,天容怀孕了,脾气变差那是应该的,所以,这件事可就是他不对了,唉,要是她有什么意外他就万死难辞其咎了!     叽叽咕咕的说了一阵之后,夏阅率先冷静下来,“如今得尽快派人打听到夫人的消息才好,少爷也跟着夫人,一旦有什么事情,夫人不但要照顾自己还得照顾少爷。”     “可是,她说了回家,不可能去别的地方。”裴若晨皱起眉头,他确信,天容说的家就只是这个而已。     “那也许就是路上耽搁了吧,只是,不知道夫人走哪条路线啊!”     “我沿途找找吧!”裴若晨无奈的说道,也就只有辛苦小白多飞几趟吧!     夏阅想了想又叹口气,“我觉得夫人是要找,不过你那妹妹也是要解决好的,不然,下一次她又惹夫人生气怎么办?”     裴若晨点点头,“这事我会解决的。”     ……     其实,御天容一开始是想回画苑的,不过,之后她又改变主意了,她决定找一个客栈住下来,联系上云齐再说。     裴若晨的妹妹是让她恼火,可是还不足以气到她,她只是气裴若晨不训斥他的妹妹,不给她好好表态。     “妈咪,我们在这里等干爹吗?”     “嗯,我已经让信鸟给他们送信了,待会他们就会来这里和我们会合的,然后我们再等一个叔叔,让他好好帮忙做一件事。”     睿儿托着下巴,望着窗外的景色,“是那个云齐叔叔吗?”     “嗯。睿儿,以后见到了你大爹爹的亲妹妹,你要给娘亲报仇,她当着你大爹爹的面,说了我很多坏话呢!气死我了!”     睿儿想到离开家的时候御天容的脸色,明白了过来,原来娘亲是为了那个女人生气,“妈咪你放心,我一定给你出气,让她再也不敢说你一句坏话!”     御天容笑嘻嘻的亲了那粉雕玉琢的小脸一口,“还是我的睿儿宝贝乖!妈咪最喜欢你了!”她可一点也没有教坏小孩的内疚感,还觉得挺有成就感的。     睿儿眼底闪着寒光,对着御天容却是一脸乖巧,“妈咪放心,睿儿已经长大了,能够保护妈咪了!”     “看,妈咪,干爹他们来了!”睿儿看着窗外忽然兴奋的喊道。     御天容看了一眼,果然是展颜带着书桃来了。     睿儿伸手出窗外挥着,“干爹,我们在这里!”     展颜抬头看到他们母子温和一笑,带着书桃上楼去,“夫人,我们来了。”     “嗯,辛苦了,两边隔壁的房间我都定了,你们一人一间,好好休息。”     “夫人,不是说回家吗?”     御天容笑嘻嘻的看了他们两个一眼,“不急,人生无时不在变化,我嘛,也就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先解决了事情我们再走不迟。”     “好,一切听夫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