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言情

第506章 最好的礼物

    “所以你们也别说什么感激的话,也千万别给我送礼什么的。你们就让这孩子认我做干爹就好了!这样以后就多了一个人疼他。”程顾南笑呵呵地说道,顿时觉得自己的伤口也不疼了。     这次的伤,受得特别值得。     几个月后,漫步在别墅附近的公园内,傅霖习凑到了叶凉予的肚子上,认真地倾听着。     看着傅霖习那认真又严肃的模样,叶凉予却觉得有点滑稽。     从傅霖习的表情就足以知道,这个孩子的到来究竟给傅霖习带去了多大的惊喜。     当你已经对某件事不抱期望,但是上帝却又突然给了你惊喜,这真的是一件会让人无比兴奋跟激动的事情。     “我好像听到他在喊我了。”傅霖习又开始犯傻,最近的他总是时不时地从嘴里蹦出来这样的话,常常说一些无中生有的话。     叶凉予伸出手主动拉过他的手:“好,那你说说看,他怎么喊你的?”     “他一直对着我喊,喊着说还有几个月他就要呱呱坠地了,让我这当父亲的要多疼疼你这当母亲的。”傅霖习最近瞎编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好了。     虽然全是胡话,但是听在耳中却是十分舒服:“孩子才多大?怎么就能跟你说这样的话了?你最近瞎编胡话的本事又见长了!以后孩子要是跟着你说胡话,那可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妈妈都已经死心塌地地准备跟着爸爸了,这当儿子的还打算离家出走不成?”傅霖习笑了笑,最近的他心情特别好,总是嘴角带笑。     叶凉予笑了笑,抬起头看向那湛蓝色的天际:“这么快就春天了。记得我们婚礼的那一天还很冷,转眼就几个月了。而这几个月我们居然喝了两场的喜酒!一场的梵汐跟周迟的,一场是吴浠跟龚少祥的。”     “以后就该轮到我们孩子的满月酒了。”傅霖习特别得意地说道,好像已经在等着这一天的到来了。     “你好像特别期待孩子的出生?”叶凉予皱眉看向傅霖习,她其实还挺享受这种怀孕的生活,她想要多体验一下当母亲的感觉。     毕竟这个感觉对她来说是奢侈的,可能都是依靠着她多年的人品才换来了这样的幸运吧?     傅霖习看了看这四周没有,于是就凑到叶凉予的耳畔说道:“当然了,这样我就能继续跟你做点夫妻间该做的事情!”     “你脑袋里面都想什么呢!”叶凉予赶紧推开了在自己耳畔吹风的傅霖习。     她现在辛苦为他怀着孩子,但是他却满脑子想一些不该想的事情……     额,不过好像也不是不该想的……     毕竟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就如同他所说的那样,这是夫妻之间该做的事情。     “想一个正常男人该想的事情!难道你都没想过吗?”傅霖习又开始撩拨叶凉予。     看到傅霖习那眼中的意味深长,叶凉予可不想再被他给带跑了。     等下又被他拖到哪里去强吻一番,她可能又得缺氧了。     于是她便马上提脚往前面走去。     傅霖习心情颇好地提脚跟上:“其实我特别期待,这孩子出生之后会象谁?”     “你希望象谁?”叶凉予满脸期待地看向傅霖习,她想要听听看他的答案。     虽然这种象谁的事情是完全不能靠自己的意志力决定的,但是叶凉予还是想要听听他会给出怎样的答案。     “对我来说,这个孩子已经是很大的幸运。这就像是上帝的一种恩赐一般。这真的是上帝送给我们的最好的礼物。所以说呢,不管孩子是象你还是象我,但我相信,颜值一定都不会太低。”原本前半句话还挺煽情的,听得叶凉予眼眶都开始泛泪花了。     但是这后半句话怎么那么象是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呢?     听得叶凉予都不自觉地翻了个白眼:“你对自己的颜值还真是自信。”     “那不然呢?你难道敢说,在泳池初遇的时候,你没有被我的帅气惊艳到吗?”傅霖习这个人一旦自恋起来,那简直就是毫无节操。     叶凉予有点无奈地摸了下自己的额头:“不好意思啊,还真的没有。”     “你确定真的没有吗?那什么时候我们要不要重温一下我们的初遇?在那暧昧的泳池内……”傅霖习对着叶凉予轻轻挑了下眉。     叶凉予赶忙推开了他:“好好的泳池落入你的口中,怎么就变成暧昧的泳池了?我觉得我们的相遇很正常啊,没什么特别的。”     “不特别?那什么才算特别?之后我们的经历算特别吗?”傅霖习问道。     “一切都是老公大人说了算!你觉得特别,那就是特别的!你觉得不特别,那就是不特别。”叶凉予也学乖了,不管是什么问题,只要能给出让傅霖习心满意足的答案,那就是正确的答案。     傅霖习对于这个答案果然很满意,而真正让他觉得心满意足的是,那一句老公大人说了算。     这个老公大人这样的称谓让他瞬间像是踩在了云端上面一般,整颗心都随之漂浮了起来。     “对了,言盛跟念音怎么样了?”叶凉予有点担心地问道。     自从听说乔念音离开了这座城市之后,就再也没有乔念音的消息了。     而傅言盛则像是疯了一般不停地工作,可能他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让自己化解痛苦吧?     有的时候忙起来了,才能遗忘痛苦。     “傅言盛好像找到念音的下落了。他打算过阵子去找她。”傅霖习最近跟傅言盛的感情也好了许多,两个人开始会聊天了,这也算是一个历史性的改变。     “真的吗?他总算想开了!其实念音也不过是有点不知所措,因为弟弟的死讯,她对傅言盛一定是有恨意的。但是我想,没有什么是爱所不能化解的。”这是叶凉予的看法。     傅霖习颇为认同地点了点头:“是啊,如果每个人的世界都能如同此刻的天空那般美好纯净,那该多好?”     “愿从今往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平静无波。愿一切安好。”叶凉予伸出手抱住了傅霖习,然后躲入了他的怀中。     回想起她与傅霖习之间如同梦一般的相遇,相识,相知,相恨还有如今的相爱,真的经历了一个无比漫长的过程。     虽然过程很艰辛,但总算结局是美好的。     只要能够一直躲在他的怀里,只要一直能赖着他,这对于叶凉予来说,便是最好的岁月静好。     而对傅霖习来说,只要能拥着怀中的这个女人,只要能给她一方安静的世界,那就是他正在努力做着的事情,那也是他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办到的事情。     如果有哪一件事情可以让他义无反顾并且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做到,那无疑就是深爱着这个女人,宠着这个女人。     到此,一切都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