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言情

第四百七十五章 夕阳无限好

    第四百七十五章 夕阳无限好     N年后。     这一天,是南宫绝八十大寿,慕初雪替他举办了一场盛大且隆重的寿宴,将他们平生所有的好朋友都聚在了一起,孩子们也带着家属来了,陆家的孩子,贺家的孩子,蓝家的孩子,还有他们家的孩子,苏家的孩子,还有周家,还有各自的秦家,他们这个越来越大的圈子里的每个人都找到了属于他们的幸福,看着这些孩子得到了幸福,便是身为老人的他们的幸福。     他原本想着将DW的办事处设立一个在中国,结果,这个心愿,还是南宫辰帮他完成的,而他自然也没有用上办事处一次,因为的儿女个个都很棒,他可以提前退休。     退休之后,他跟慕初雪就正式回国了,而陆向西自然也带着老婆跟着他们一起回国了,回国之后,身边的老人陆续跟着逝去,儿女们都各自成家,有了自己的家庭,他们老两口便搬离了慕宅,远离城市的喧嚣生活,在乡下找了一处僻静的房子来居住,过着宁静的田园生活。     南宫绝八十大寿的这天,慕初雪包了一家大型的农家乐,他们几家人就聚集在了一起,先是与他们同辈的陆向西慕容娇夫妻俩,贺子极苏欣冉夫妻俩,还有蓝奇峰孟静娴夫妻俩前来祝贺他生日快乐,即便已经八十了,他的身体还算是老当益壮,坐在那里,还依稀能够看得出年轻时的他,是怎样的一代枭雄。     然后是孩子辈的来贺寿,每一个孩子,他们夫妻俩都准备了一个丰厚的红包,这次的寿宴,就是红包,都包了不少的钱,钱这个东西,年轻的时候他们就没有在乎过,现在是大半只脚都踏入棺材的人了,更是不会在乎这些身外之物,封红包给已经能够赚钱的孩子是为了喜庆,而给孙子辈是为了让他们高兴。     孩子辈的贺完寿,就是孙子辈的了,南宫绝的这一生,可谓是儿孙满堂,还有慕初雪陪着一起白头偕老,这一生,他没有任何的后悔,也没有任何的遗憾了,即便是上天这个时候,就要收回他的性命,他也觉得够本了。     贺完寿,那一群孙子便兴高采烈的出去了,孩子们孝顺,则陪着他们老人家聊天直到开席,因为这场寿宴,就是为了招呼身边的朋友,亲人,所以没有别的多余的宾客,开席前的那段开场白,则由已经七十一的贺子极来友情客串了一回主持人。     贺子极这辈子都没有当过主持人,说过最多的话就是他结婚的那一天,在婚礼上,表达他对苏欣冉过去的歉意,现在的保证,以及未来的承诺,到现在,他终于是做到了,他跟苏欣冉幸福的生活了这么几十年,以前还觉得似乎没有人能够取代慕初雪在他心中的位置,可是不知道从哪天起,他便知道,苏欣冉在他心中,已经是最重要的人了。     在贺子极一番慷慨激昂的开场白结束之后,他便邀请了南宫绝上来说两句话,南宫绝站起来,牵着慕初雪的手,两人一同缓缓的走到了台上。     “首先,感谢今天所有在座的朋友,亲人,有你们来参加我南宫绝八十岁的寿宴,是我南宫绝的荣幸跟福气,再次,我要感谢的人是我的妻子,陪伴了我几十年的老婆,小雪,感谢上天让我们这辈子相遇,相爱,从黑发走到白头,如果有下辈子,请你记得,我还在原地等你,你一定要来找我,下辈子,我还愿与你相遇相爱,除了你,再不会有别人。”     慕初雪望过去,南宫绝也在回望着她,她心里是既感动也甜蜜,同时又有些不好意思,如今他们已经是七老八十的人了,下面还坐着朝气蓬勃的孙子辈呢,他居然在他八十大寿的生日宴上,向她许下下辈子还在一起的承诺,也不怕小辈们笑话。     然而,静谧了一会儿的大厅,不知道是在谁的带动下,响起了热烈的鼓掌声。     台下有很多跟他们一样,相爱了数十年,相守了数十年,如果有来生,他们也愿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还与对方相遇,也只与对方一人相遇,不再有别人。     “俗话说,人生七十古来稀,八十老翁何所求,让我们为他们夫妻俩如此相爱,还相约下辈子的爱情再一次鼓掌吧。”人老了,也找不到更多更好的词汇来表达此时此刻的心境。     “开席,大家随意。”南宫绝拿过话筒,不想浪费时间,大声宣布着。     话毕,贺子极已经奔下台,跑到了苏欣冉的身边,南宫绝也与慕初雪手拉着手走向他们的那一桌,他们这一桌,坐的都是老夫老妻,席间相谈甚欢,间或,有晚辈们前来敬酒,慕念庭,南宫嫣儿,南宫辰三兄妹则代表着父亲,一一去桌子向来宾致敬。     南宫绝的寿宴以圆满结束,宾客都被安置在农家乐住下了,打点好一切,慕念庭他们也从父母的房间里退了出去,终于安静了,他们的房间就剩他们老两口了。     他们身上原本光滑的肌肤,经过岁月的洗礼之后,也雕刻上了岁月的痕迹。     慕初雪站起来,像往常一样要去给他打水泡脚,却被南宫绝给拉住了,慕初雪回头,微笑,“怎么啦,老头子,今晚又兴奋了,睡不着啦?”     “你呢,困吗?”南宫绝是感觉自己挺兴奋的,他想跟慕初雪好好说会儿话,但是他还是得先确保慕初雪还有精神陪她说话,毕竟,慕初雪如今也是一个七十岁的老太婆了。     “我不困,你想干嘛?”即便是今天又累又困,慕初雪还是违心的说着她不困的话,因为她想陪着他,无论南宫绝想要做什么事,她都想陪着他。     “那我们去看日出吧。”年轻的时候,虽然他们看过不止一次的日出,而且听说人老了,就喜欢看夕阳了,惆怅那种,只是近黄昏的淡淡忧伤。     迟暮之年的他,也喜欢看夕阳,在他眼中夕阳很美,近黄昏也很好,黄昏过后,便是日出,也是朝气蓬勃的朝阳。     “好,我去给你拿外套。”慕初雪点点头,于是,迈着步子,缓缓的去衣柜那边,拿了两件外套,暗红色的是她的,墨绿色的是他的。     然后,他们便推开门,之间一红一绿的两个身影搀扶着朝山坡上走去,小山坡上,有两个石墩子,他们便走过去,一起坐在了一个石墩上。     南宫绝拉着慕初雪的手还不肯放,是谁说不满皱纹的手就很难看的,他看了一辈子,握在他手里的这双手,从最初的光滑到现在的皱巴巴,他随时随地握着,心跳都能加速。     “小雪——”南宫绝开口,还是叫的小雪,虽然慕初雪已经是当奶奶的人了,而且孙媳的肚子里都有他们的重孙了,但是在他的眼里,她还是他的小雪,永远的小雪。     “嗯?”慕初雪轻轻的应着,这里没有晚辈,就只有他们俩,他叫她小雪,她也没有反驳。     “我爱你。”南宫绝突然深情并茂的再次告白,每天至少对她说一遍‘我爱你’,是他在婚礼上做出的承诺,哪怕他八十了,也不会改变,一天也不会落下。     七十岁的慕初雪,在听了南宫绝几十年如一日的爱情表白,在今天,不知道是第数十次听到重复的三个字,她却依然如少女般娇羞,浓浓的甜蜜溢满心间。     南宫绝不需要她的回应,因为她所有的回应都反应在了脸上,将她瘦小的身躯,笼入在他的宽大的羽绒服下,两人一起,静静的等待着属于他们崭新的一天。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