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言情

第二十五章 缘来是你

    站在原地,安诺然看着夜晚的星空。     握着一纸离婚书,安诺然从未想过她的婚姻会因为利益而终止。     而这不是离婚,只是一场闹剧。     她知道洪娜娜的存在,也知道顾青彦为了巩固自己在顾家的位置,争得家产,同意跟她离婚。     他哪里是在离婚,他只是说出事实。折磨她吗,羞辱她。     利用完她仅剩的价值,一脚将她踢开。     他隐婚的事情,庐州市几乎没人知道。     他再结婚,会被别人认为是头婚。更何况,他从来没有结过婚!     这三年,她是顾青彦的妻子,还是顾青彦的棋子?     如果不是她幸运遇到顾承锐,是不是早就死在了安静跟顾青彦之手?     后方有车辆过来,前面的大灯照的她睁不开眼。     卡宴停在她面前,车门被打开,开车的人道:“上车。”     安诺然没有多想,坐在了顾承锐的车子里。     顾承锐看着安诺然,没有问,没有说话。     车内很静,安诺然靠着椅背,缄默不言。     车子开往庐州市的市区,遇到红灯停下来。     安诺然往外看,看到了可笑的一幕。     前一刻跟她离婚的顾青彦,这一刻正搂着洪娜娜的柳腰,亲吻着她的脸颊,一起走入了酒店。     孤男寡女一起去酒店,难道是斗地主吗?     “看够了?”     顾承锐出声,拉回安诺然的思绪。     从顾青彦的身上收回视线,看向身边的顾承锐:“为什么是我。”     她不相信自己的运气会好到人神共愤的地步,看向顾承锐英俊的侧脸,她的唇角带着淡然的微笑。     顾承锐邪魅一笑:“然然,看来你是真的忘了。”     安诺然因他这句话而好奇,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忘记了?     她忘记什么了?她并没有失忆呀。     “顾承锐,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我真的忘了?”     顾承锐发动车子,带着安诺然回到了她的别墅。     进了顾承锐的别墅,安诺然才发现她好像进了狼窝,走上了顾承锐的套路。     顾承锐给她倒了一杯温水,坐在沙发上,抽出一根烟,点燃。     “三年前。”     他的话,让安诺然神经崩成了一根线。     三年前?他竟然也知道那件事情……     顾青彦知道那件事情之后对她冷暴力,她以为顾承锐不知道,原来,他也知道。     “三年前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端着热水,安诺然心如死灰。     这种事情的确瞒不住,顾承锐是顾家的人,是顾青彦的三叔。     恐怕,顾家的人都知道关于她的那个不是秘密的秘密。     脑海中有一个念头,安诺然脱口而出:“你也知道我跟顾青彦并没有结过婚!”     “嗯。”     顾承锐看着安诺然,眼底闪过一纵即逝的戏虐之笑。     表情依旧威严,看着她,等待她的回答。     安诺然将水杯放下,没有躲避。这是一段阻碍她未来的事情,彼此之间剖开来谈。如果他接受不了,两个人好聚好散,彼此止步,她也能为自己留下最后一丝尊严。     安诺然没有了面对顾青彦时的愧疚,落落大方的看向顾承锐:“既然你知道,那么你也应该知道我跟顾青彦之间的关系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顾承锐,你能接受这样的我?还是你觉得这样耍我,比较好玩?”     顾承锐英俊的外表之下,有着一颗柔软的心。这颗心,尽数用在了安诺然的身上。     扔掉烟蒂,起身,走到她的身边坐下。     凤眸透露着认真,严肃的对她说道:“因为,我就是三年前那一晚的男人。并且,我从未玩弄你的感情。我对你,由始至终都是认真的。”     安诺然目瞪口呆,无法相信自己耳朵传递过来的声音。     看着顾承锐,安诺然摇头:“怎么可能!”     三年前他不是出国了吗?怎么会跟她发生了那件事情?     最主要的是,三年前的那一晚,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对方是谁。     如果不是为了顾青彦,她又怎么会被算计,被拖入黑暗的房间里面。     顾承锐的眸光尽显温柔,拉着她的手,试图抚平她的情绪。     “然然,我没说谎。三年前的那晚,我的确是跟你在一起。你的第一次,是我的,以后的每一次,都会是我的。”     看着她,继续说道:“我知道你爱顾青彦,所以我没有急于说明真相。然然,我只是想让你看清楚,顾青彦是怎样一个人。他不配得到你,也不配拥有你。In与我在一起,并不是婚内出轨,你只是得到属于你的幸福。你的幸福,我会守护。”     顾承锐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将事情的始末跟她说了一遍。     “算计你的人是谁,我已经调查到。那个人不仅仅是算计你,也算计了我,想要害我们,坐收渔翁之利。三年前我中毒,离开庐州。三年后再回来,庆幸你还是我的。”     顾承锐的声音具有磁性,娓娓动听。     说着的话带着他特殊的霸道感,令安诺然无法接受这些话。     安诺然不知道该如何理解他所说的这些话,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     “你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我?”     安诺然搞不懂顾承锐的心,也搞不懂他这样做的道理在哪里。只害怕,自己又掉进另一个阴谋中。     顾承锐将她抱在怀中,用手臂将她圈在腿上,生怕她离开。     “早点说出去,你打算怎么办?跟顾青彦解释吗?这样,你怎么能够看清楚顾青彦的真面目?”     吃醋的语气令安诺然哭笑不得,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而是她很好奇,三年前的那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的。     而这件事情,又是谁一手策划的。     “我不是不说,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因为那时还没调查清楚整件事情的始末。然然,现在,是时候收回这些年的痛苦了。”     他想为她报仇,让那人知道,他顾承锐的女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尽管,他跟安诺然在一起还要感谢那人。     “到底是谁?”安诺然十分好奇,是怎样的人,才能将她也算计在内,。     顾承锐在她耳边低声细语,说出了一个名字。     听完之后,安诺然震惊不已:“竟然是他!”     顾承锐点头:“已经找到证据。”     安诺然背脊发凉,豪门中的手段她不是没有见过,没有经历过。     顾承锐为她做的事情,让安诺然不敢想象。天之骄子的他,竟然会为了她,步步为营,只为与她在一起。     只是没有想到,这人的手段如此高超,竟然想要算计这么多人。     一石二鸟的计谋是高,但是想要运用的顺风顺水,可没那么简单。     如果不是顾承锐的洞察力敏锐,现在那人岂不是早已得逞?     在安诺然思考事情时,顾承锐已经将她压在了沙发上。     他的手在她的腰间流连忘返,一路攀附而上。     当安诺然回过神时,只觉得胸口微凉。     “顾承锐,你干嘛呢。”     她想要将他推开,却发现他的身体很重,压着她,无法推开。     “干,你。”     顾承锐邪魅的微笑令安诺然害羞万分,她跟顾承锐已经确定的恋爱关系,只是未来的路,怕是有许多的波折。     顾家这一关,她恐怕不容易过。     “然然,做这种事情时,应该专心一点。你这样,会受到惩罚……”     安诺然感到疼痛,婴宁出声:“顾承锐,那里不可以啦。”     夜才刚刚开始,还很漫长,这一生,不会再孤单。     顾承锐,安诺然,承诺一生,相守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