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言情

第130章 新婚(全书终)

    安木没想到自己真的嫁给了崔启言。< .     当崔启言掀起盖头笑盈盈望着她时,她还几疑身在梦中。     怎么会嫁给这个人了?     他人虽长得俊朗,可是一瞪眼足以吓得府中人不敢高声说话。行为乖张,手段毒辣。不论是崔府还是安府,凡是领教过崔启言手段的下人,见到他都是噤若寒蝉。     自己怎么嫁给他了?还是心甘情愿的。     崔启言抿着嘴,看着烛火下含羞带怯、明艳照人的安木,心中满是喜悦。     “你真漂亮!”     安木笑着垂下头,可头上的凤冠太沉,这一垂头不打紧,凤冠却几乎从头顶滑落下来,惊得她急忙伸手去扶。     不经意的,她的手却被一双温柔的大手覆住。     安木的脸,瞬间变得通红。想要将手从大手中挣脱,连挣了几下也没有成功。     “你真美!”崔启言呢喃着,轻轻将凤冠自安木头上取下,轻抬起安木的下颌,眸中的目光变得迷乱。     远处隐约有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传来,那是崔府的下人在庆祝他们的公子成亲。     听着这鞭炮声和崔启言的低语,安木的脸犹如红透的苹果般,玉颜上红潮不断。崔启言的手指顺着那弯弯新月似的黛眉慢慢往两颊滑落,先是停留在琼鼻上,而后向下,留在那颤抖的双唇间。     安木的两条秀眉抖了抖,身子突然颤动了几下。想要垂下头,怎奈下颌被崔启言托着。只能羞涩地闭上眼。不敢看他。     然而那轻轻抖动的羽睫却好像在出卖她的心思……     一股喜悦慢慢自心底深处涌出。直到四肢百骸。     令她全身无力,呼吸急促。     崔启言不由微微地笑,将脸慢慢低下,停留在安木的颊边,“你欢喜吗?我的妻。”     一连问了数遍,才见安木红着脸颌首。     崔启言轻声失笑。     安木不由睁开眼,只见那大红的喜服穿在崔启言身上,映衬着他如玉的面庞。更显得鲜艳夺目,夺人心魄。那双黑漆般的眼眸温柔地笑着,一下子映进了安木的心底,令她瞬间忘记了呼吸。     安木一愣,直直地盯着崔启言--     这样温柔的崔启言是她从来没见过的。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笑过,仿佛他生命中只有严肃和严厉。     “你累不累?”崔启言嘴角噙着笑意,“今天我脸都快笑僵,不管面对哪个宾客都得笑,还得笑得体面笑得高兴,可怜我自打小就没怎么笑过……不对。相对我来说你可是清闲的很呢。你只需要坐在帐中看着那些人就好,头上凤冠前面又有珠帘……”崔启言说着说着却委屈了起来。不停的唉声叹气,好像自己吃了多大的亏。     “我哪清闲了?”安木瞪大了眼睛,语带不满,“我也是要笑呢,不仅要笑还得笑不露齿,你不知道你家的亲戚这么多,这个来看还没走另一个就进来了,我维持着相同的笑容好几个时辰……你的脸僵,我比你更僵,不信你摸摸……”     安木突然收声,懊悔地闭上嘴。     “好,我摸摸!”崔启言说着便伸出了手,轻轻摩挲安木的面颊。     安木的脸只涨得通红,死死咬住唇,尴尬无比。     “不僵啊……”崔启言手指不停,嘴里的话也不停,“怎么软软的,柔柔的,没感觉僵呢,原来你却是在骗我。”     安木忍俊不禁,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双眼像两弯月牙儿般轻轻眯起。这一笑明艳动人,黑亮的眸子如同两汪清潭,吸引着崔启言望深处坠去。     他忍不住俯下身子,在安木的琼鼻上印下一吻。     正笑着的安木猛然间受到惊吓,笑容僵在脸上。身体却不知从哪个地方涌起一股酥麻感,盘旋着往四肢百骸里窜去。那红红的脸庞,羞涩的双眼,受到惊吓的表情,像一只站在他面前的小鹿般,猛地跳进崔启言的心房。     忍不住抓住了安木的胳膊,将她揽紧,用力的往身体里揉去。     安木“哎呀”一声,声音最终被淹没在崔启言的怀抱中,化成了一声轻吟。     崔启言只觉得怀里又香又暖,如同揽着一团温玉,让他血脉贲张,呼吸越来越沉重,身体的某处也兴致盎然的抬起了头。     “安木……”崔启言喃喃低语,将安木缓缓往床上放去,然后将她压在身下。     安木一惊,急忙用双手撑住他的胸膛,逃避般地侧过脸,“你起来!”     “我不起,”崔启言好笑地看着身下的新婚妻子,感觉到身体上的坚挺。再次唤了安木的名字后,慢慢地俯下身子,去寻安木的唇。     眼见着崔启言的唇离她越来越近,安木心头乱糟糟地想不起拒绝的理由,只是认命般的阖上双眼。     四唇相交,俩人同时一震,又同时睁开眼来。安木的两颊情不自禁地升起两朵红云,流动着**的光彩。     崔启言怔了怔,眼看着安木那双诱人的红唇,再也没有任何犹豫,用力的含住。     安木如遭雷击,身子猛然一阵酥麻。     “崔……启言!”红唇里情不自禁地逸出了崔启言的名字。     崔启言心中一荡,撬开她的双唇,用力地里面搅动,直到安木气喘吁吁,全身无力。     “我喘不过气……”安木趁崔启言离开的瞬间大口吸了一下空气,无力地躺在他的身下。     却不知道因自己大口呼吸,一起一伏的胸脯是那么的诱人心魄。     “安木!”崔启言的目光盯着她起伏不定的胸部,深幽莫测。     没等安木缓过神来,他已经再度俯身,舌尖熟练的钻进她的双唇间,辗转吮吻。手指却伸到她的衣襟间,悄悄地向下探去。     安木猛然惊醒,身子扭了几下想要抗拒。可她不知道自己的抗拒是多么的诱惑,崔启言几乎快要迷失在安木的双峰间……     直到她双峰的蓓蕾被崔启言轻轻含住,安木才停止挣扎,全身颤抖……     崔启言的**,一瞬间燃烧了起来,从他身体的某个火热之处一直往上,直冲到头脑。     他三两下就褪去了安木的衣衫,看着她洁白如玉的身躯,身体的火热硬得生疼。     “别……别这样……不……我……”安木伸出手想要遮住胸部,却突然发现遮住胸部却无法遮住下面,一张脸涨得通红,心砰砰地跳个不停,沮丧的连话都说不完整。     “安木,我的妻,你为什么这么有趣?”崔启言眼中笑意荡漾,唇角微微翘起。     “不是……我……我……”安木大窘,恨不得此时有个缝好让她钻进去。伸出右手,用力的往身上扯锦被。     真是太丢人了,太丢人了!安木几乎快疯了。     崔启言哈哈大笑,笑声中脱去了自己身上的衣衫,和安木赤诚相对。     安木一下子怔住了,看着面前这个**着身体的男人。他的身体不像书生,倒像是经常练武的人。肩膀宽,腰却较细,形成完美的倒三角,下腹部那几块腹肌向她在说明着这个男人的雄壮。     还有那高高昂起头的某处,更向她宣告着一个雄性的力量。     崔启言笑了,微微俯下身,将吻细细密密地落在安木的唇间,轻轻地吻着,慢慢向下,寻到了那处蓓蕾,再度吻了上去。     安木的全身都开始灼热,忍不住轻吟出声。     崔启言的眼眸中有团火在跳跃,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他猛地抬起安木的腿,就那么粗鲁的闯了进去,直直地捣入花蕊中。     安木痛得一声大叫,眼中的泪水不由涌了出来,反手勾住了崔启言的脖子,低声呜咽。     “乖,一会就好,一会就不疼了。”崔启言嘴上说得轻柔,动作却丝毫不见停顿,反而更加用力的往里……     下身仿佛有个东西被捅破了……     安木痛得倒抽了一口凉气,手指狠狠在崔启言的后背上留下几道挖痕。     然后张开嘴,用力的往崔启言肩膀上咬去。     崔启言停顿了一下,却犹如得了信号似的,反而将安木的双腿一抬,然后猛地一挺,穿过层层紧裹的花瓣,撞在了花蕊之上……     一阵阵惊涛拍岸,海水不停的往安木脑海中奔腾,令安木神智快速的失陷。     她轻吟了一声,情不自禁地抱紧了崔启言的腰……     喜床旁边,两枝红烛正烧得喜庆无比,其中一枝猛然爆出个灯花来。     正中的大红喜字笑盈盈地看着床上的两人。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洞房里响起了崔启言的声音。     “你累了,睡一会吧,明天咱们还要拜高堂呢。”     在崔启言清越如泉水的声音中,安木嗯了一声,翻个身轻轻睡去。     一双含情的眼眸紧紧盯着她如细瓷般光滑的后背,然后轻叹一声,悄悄溜下床,打湿了床边的手巾,为她细心的擦拭起来。     一点殷红,湿透了雪白的手巾。     崔启言脸上的笑意更盛。     擦拭完毕后,随手将手巾扔到了圆桌上,钻进被子紧紧揽住了安木。     安木喉间逸出一串无意识的声音,却令崔启言身上的火热再度昂起了头。     “安木……”他轻轻摇晃着安木的肩膀,眸子变得如子夜般幽深。     《全书完》     --     --(未完待续。。)I1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