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言情

第182章 乱炖童话(七)

    在前往龙巢的路上, 小王子一直在设想传说中恶龙居住的地方会是什么模样——是一座阴森可怖, 长满藤蔓和青苔的古堡,或者干脆就是一个硕大幽深的洞穴?毕竟他此行的目的并不是打败对方, 而是想试试能不能把那位精灵救出来。这样的话, 环境自然是越复杂越好, 方便他浑水摸鱼。     明明都已经做好了各种思想准备,可是谁能告诉他, 眼前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浑水摸鱼, 这种状态下去浑水摸鱼, 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     眼睁睁看着一团巨大的火球从天上盘旋环绕着的黑色巨龙口中喷\\射而出,朝着某处地面悍然袭去, 下一秒, 一阵淡蓝色的光华闪过,火球的轨迹硬生生地被改变,斜飞入一片茂盛的森林。     轰然的炸裂声中,曾经充满生机的苍翠绿色迅速被被焦黄漆黑所湮灭, 不仅地表上的生物植物全都毁灭,就连地上都出现了一个直径超过数公里的巨大坑洞。     “咕嘟——”     如今正远远躲在一块巨石背后看着两个“神仙”打架的小王子见状,情不自禁地抬手抹掉额头上的冷汗———他刚才可就是借着那片树林悄悄摸到这里来的。     这要是动作再慢上那么几分......     想象着自己还努力在林间穿梭时,硕大无朋的赤红火团突然从天而降的样子,小王子心慌后怕的同时,更对眼下正和黑龙对抗, 并且看上去势均力敌的另一人感到浓厚的好奇。     然而虽然小王子对自己的视力非常有自信, 可在如此遥远的距离下, 无法借助工具的他即使快把眼珠子瞪出来,也只能勉强分辨出那是一道相当矮小的身影,看上去倒像是个孩童一般。     不可能真是孩子吧?     小王子的心里犯起了嘀咕,十有八\\九是矮人......还是侏儒?     “啊啊啊——快趴下!!!”     在观战过程中一不小心走了会神的小王子没有发现危险的将临,倒是一直趴在他肩膀上聚精会神盯着战场的怪狐狸首先察觉情况不对。     当那道闪烁着梦幻般盈蓝色泽的光束朝着他们二人嗯,一人一狐所藏身的巨石飞来时,狐狸浑身的绒毛都炸了起来,死命地拍着小王子的脸颊示意他赶紧逃命。     它可是看得清楚,那一道光束就算落在魔抗极高的黑龙身上时,都能瞬间冻结,许久不化,更是能让其动作都因此迟缓。他们这样的肉\\体凡胎,就算是沾着一点......不死也要脱层皮。     “!!!”     脸颊处传来的刺痛感伴随着怪狐狸刺耳的尖叫声一道传来,小王子登时倒抽一口凉气,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但他反应过来的时间还是有些迟了,即使竭尽全力地蹬地奔跑,小王子依然可以感受到自背后蔓延向全身的凛冽寒意,像是可以将肉\\体连同灵魂一道冰封。     来不及了吗......     小王子发出一声轻叹,忽然揪住搭在自己肩膀上瑟瑟发抖的怪狐狸后颈,狠狠地朝着另一个远离光束的地方扔去。     本来就是他自己不自量力,遇到死亡的危机也是咎由自取,又何必连累其他人。     把怪狐狸送到暂时安全的地方后,即使深知在劫难逃,小王子还是没有停止奔跑的动作,虽然他的姿势已经因为寒冷而变形扭曲,但无论如何,他总是想抗争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就是不知道到时候被凝固在冰雕里的那个人,看起来会不会格外滑稽。要是被父王母后他们看到,他们也会忍不住发笑吧......     想到这里的小王子忍不住抽噎了一声,两眼之中水光弥漫,欲要滑落之际又被粗鲁地抬手抹去。     不能哭!     作为勇者的他怎么可以因为恐惧死亡而哭泣,这是懦夫的行为!!     脚上的动作不停,却已经闭上眼睛静待死神镰刀挥下的小王子忽然感觉到身体一轻,一双修长有力的手突兀箍住他的腰,将他揽入了怀中。     下一刻,寒意尽散,温暖如春。     “???”     本已走向绝境的事态有了转机,小王子这才敢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用感激的目光看向从那奇怪光束之下救了自己性命的恩人。     ——一个黑发黑眸,就连衣服靴子都是与之同色,乍眼看去仿若乌鸦的年轻男人。     “那,那个......”     虽然救命恩人的模样和装扮有点奇怪,但这丝毫不能掩饰他是一位善良之人的内在——这样考虑的小王子刚想郑重地朝对方表示真挚谢意的时候,高大的男人同样无比严肃和郑重地牵起他的右手,俯身于手背上烙下一吻。     “请您务必成为我的伴侣。”     “.......”     这求婚一样的宣告来得太过猝不及防,小王子一时间傻了眼,根本无法做出什么反应。     见他这般表现的男人却像是误会了什么,阴冷苍白的面容上竟然破天荒地绽开一抹真心实意的笑容,“既然您不反对的话,婚期就定在三天后怎么样?那是我们族里祭祀祖灵的日子,传说在那一天缔结婚姻的伴侣,往后的日子必然能够恩爱美满。”     “三天也太快了......”     被对方带进弯里的小王子下意识地回嘴顶了一句,然后蓦然睁大眼睛,恶狠狠地反驳道,“我什么时候同样和你结...结婚了?!而且你是男的,我也是男的,怎么可能会在一起?!”     愈发察觉事态发展方向不对的小王子努力挣扎着想要从表现怪异的男人手中脱身,可也不知怎么回事,后者的手腕看上去修长,并不强壮,却活像个铁钳般,无论他如何使劲都挣脱不开。     “你放开我!”     “放开他。”     当忍无可忍的小王子终于按捺不住动手的冲动,径自拔出匕\\首的时候,不知不觉走到二人近前的矮个萝莉眨了眨眼睛,如玉石撞击的清脆声音中感情缺缺,显得空灵而缥缈。     “......精灵?”     第一时间注意到从月光般银白的发丝间露出的长长耳尖,小王子顿时一愣。     难不成她就是原本沉睡在冰棺中的那个精灵?她怎么会突然苏醒?难不成是诅咒被解开了?恶龙把她带回来就是为了解开她的诅咒?     说到恶龙,怎么从刚才开始就没在天上看到那货了?飞走了吗?     小脑瓜里塞满各种各样问题的小王子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     面对小王子的时候殷勤且狗腿的男人,他的目光在落到其他人身上时,却极为阴冷凛冽,尤其是眼前站着的这位,不久之前他们还刚刚剑拔弩张地打了一架,自然更不会拿好脸色待她。     “尖耳朵,你究竟想干什么?”     这个小孩模样的月精灵实力很强,甚至在刚刚苏醒之际就可以同他互有往来,比划上几招。但这也已经算是极致,现在的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是自己的对手,相信对方也很深刻地了解到这一点。     不趁着他收手的时候离开,反而大摇大摆地送上门来,黑可不认为精灵会是如此愚蠢的种族——相反,精灵族的智慧与他们的美貌同样出名。     “放开,那个人类。”     孩童特有的干净清透眼眸牢牢锁定在小王子耀眼明亮的辉煌容颜上,月精灵莹白似雪的两颊竟然破天荒地泛出淡淡的浅粉。     “我要带他回母树。”     精灵一族传统,他们的婚姻需要经过母树的见证和祝福。     黑的脑门上猛地爆出一个十字路口。     “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你,该死的尖耳朵。”     “眼下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但相信我,在我死前,我会把他送到一个你永远无法找到的安全地方。”     月精灵同样寸步不让地与他大眼瞪小眼。     “......那个,那个安全的地方能由我来选择吗?我想回家了。”     完全弄不清局势的小王子趁着两人(?)对峙的时候,掰开黑的手脱了身,旋即怯生生地举起手,轻声问道。     “可以\\不行!”     月精灵和黑的回答差不多是同时响起的,只不过前者淡定,而后者却有些气急败坏。     “永生,财富,地位,权势,一切的一切......我愿予您所有。”     “只要您留在我身边。”     要是再眼巴巴看着,好不容易出现的命定之人就要被那见鬼的月精灵拐跑,黑当场急了眼,强迫不得,那就换个风格,开始怀柔。     “永生没兴趣......后面的几样我自己就有。”     身为皇家贵胄的小王子对于黑所说的什么财富地位一点兴趣也无,至于那所谓的“永生”,不见尽头的寿命,想想就很可怕,他才不稀罕。     黑:“......”     月精灵:“在回家之前,想看看精灵族的母树吗?我们都是在母树上建筑树屋,还有伴生的鸟巢。”     “那里......远不远啊?”     小王子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用我们特有的传讯魔法,很快,六个凯尔时(即六小时)就可以往返。”     “嗯嗯额!!”     从小到大在故事书上看过无数次对精灵母树的描写,如今竟然有机会亲眼见到,兴奋之下,小王子倒是不急着回家了。     “月、精、灵——”     “去死吧!!”     不待诱拐成功的某伪萝莉露出高兴的神色,熊熊燃烧着的火球从某头不愿意透露名字的黑龙口中飞出,朝着月精灵铺天盖地袭来。     “喂——这里!这里!”     小王子原本还在看着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两人发呆,怪狐狸的刻意压低的声音传来的时候他还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暗戳戳地打量一下四周,发现那个会喷火的人和月精灵还在打得热火朝天,暂时无暇顾及自己后,立刻小步小步地挪向怪狐狸的位置。     “刚才濒死的时候,我的能力好像又被激发出来了。”     “他们两个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咱们赶紧跑!”     “哎......可我还挺想去精灵母......”     一阵淡淡的辉光闪过,怪狐狸和小王子的身影便从原地消失无踪。     龙和精灵的战斗依然还在持续。     ———————————————     “倾半国为聘,但求小王子一人。”     ——来自求亲不得反被乱棍扫出的李承桐     “我的殿下,您究竟又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呢?明明只是离开了一会儿,果然对于您一点放松都不能有,还是牢牢地锁在身边最好。”——来自丢了小王子,心灵扭曲中的墨蛇     “徒弟啊徒弟,一天不见,你的红鸾星怎么又添了两团辅星...头痛啊头痛......”——来自心血来潮却占卜出了不得结果的玄清     ————————————————     此时此刻,正和怪狐狸一起跌坐在城郊外,因为空间跳跃的副作用而晕眩不已的小王子并不知道,在未来的时空里,他的的确确实现了自己的一部分梦想——成为吟游诗人传唱不衰的史诗主角,名留万世。     毕竟为了争夺某人而引发的多个种族和国家的战争,最终也因为他本人而平息。     又有谁能说这不是一段新的传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