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言情

第12章 .30城

    “武王殿下,臣女不知您还有挡路的爱好。”明彩瞪着慕容博,一副嫌弃之态。     暗中被骂,慕容博却并无不高兴,继而笑道:“想过去吗?”     明彩斜了他一眼,便转头看着一旁苍翠的青松,并不想搭理他,却听慕容博洋洋道:“灵堂内是你主母吧,身为女儿,尽孝却如此懈怠,当真让是让人大跌眼镜。”     “你……”明彩明眸中道不尽的愤恨之意,转身想从慕容博身侧过去,他却不偏不倚,又将她堵个正着,“武王殿下,你这么拦着臣女,是做什么?传出去好听吗?”     慕容博淡淡一笑,附在明彩耳边道:“刚刚你给我三哥的是什么?拿给我,我便让你过去!”     遥月钱庄的股东玉佩?刚刚慕容博已经看到了?可看慕容锦态度,并不想让外人知道,难怪会暗中握了她一把,明彩暗暗鄙视了一番,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圆形玉佩悬在慕容博面前道:“殿下是说这个吗?”     慕容博眸光一动,见面前的白玉玉佩上,雕刻着一丛栩栩如生的兰草,当中还开着几多零星小花,眉头一皱,便道:“是这个?”     “殿下以为是哪个?刚刚贤王殿下说不是他的,莫不是这块玉佩是您的?”明彩才不会说这是那日去如意金饰,让颂琴挑给唐兴泽当礼物的,只是眼下,这枚玉佩只怕不好再送出手了。     “幽兰丛生,君子之意?”慕容博将玉佩接过在手中玩捏了两下,便将玉佩还给明彩道:“看走眼了,也不是我的,你……当真刚刚给贤王殿下的就是这枚?”刚刚只是远远看了一眼,看的并不真切,只是慕容锦那番表情让他意外至极,才连忙出声打断,只是如果只是这枚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玉佩,慕容锦那副神态是什么意思?     “殿下说笑了,您觉得谁会随身带着一堆玉佩?”明彩脸若寒霜,心里将慕容博骂了一通,不管前世今生,都是这么多疑,怎么“梦”里自己脑子进水,总觉得他这番心细如发让她敬仰不已,只是眼下以旁观之态,才发现如此可恶,语气便冷然道:“如此,殿下可以放行了吗?”     慕容博又看了看明彩,见她一双翦水秋瞳,盈盈含波,当真是纯洁无暇,自忖是不是自己看走了眼,便侧身道:“唐小姐,多有得罪!”     明彩释然转身,走出两步,只觉身后一道视线如芒在背,眉心便是一皱,这辈子她可不想与慕容博再有牵扯,只愿活在慕容博的世界之外才好,如今,二人已经两次照面,只望慕容博很快将她忘了。     此时,从偏屋出来的唐柏林正好走到甬道上。     明彩一身白衣素缟、披麻戴孝,只露出一张巴掌大的瓜子脸,极其相似的一对孪生女儿,唐柏林打眼一看,竟分辨不出谁是大谁是小了,只是看明彩脸上一副冷冷的表情,脱口道:“珠姐儿,怎么这时候出来了?”     明彩也不否认,欠身道:“回爹爹,武王殿下来了。”便转身朝慕容博看去。     唐柏林见自己女儿竟然认识当今武王殿下,心中一动,已朝正走过来的慕容博迎了上去,明彩趁这时,赶紧又进了灵堂。     两日后,是大江氏的出殡之日。     这一日午后,离端午只隔了几天,明彩想到永德二十二年端午佳宴后,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在随行的送殡队伍中,当真是悲痛不已。     出殡的流程一切按照礼法、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待到日落时分,大江氏坟茔上的最后一捧土终于添上,一干子女这才跪着起身。     几人纷纷被丫鬟小厮搀起,此时,明彩身旁的水仙对唐明珠道:“小姐,灵芝那丫头刚刚还在,一转眼的功夫不知到哪里去了。”     唐明珠泪眼惺忪的起身,掸了掸裙摆的土,哀婉道:“算了,天黑了,总知道回府的。”     此时,一些送葬的宾客早已打道回府,只余唐府三房的人在此,这个小插曲如此过了。     大江氏虽是嫡妻,但因是非命亡故,按礼不能入祖坟,照祖例和风水学来说,非命亡故之人本身含有浓重的戾气和怨气,一旦葬入祖坟,对家族和脚下儿孙都不利。     因大江氏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儿子,江府在此事上也是宽宏大量,并未过多计较嫡出的女儿孤身在外,只要求唐府另寻一块风水宝地,将大江氏好生安葬。     大江氏的这快坟地,选的便是京外一处风景秀丽的青山,前有望后有靠,风水极佳,方士又排了儿女八字命盘,才定了这块宝地作为大江氏的长眠之地。     众人哭也哭了几天,只唐明鹤与唐朝庆依然伤怀不已,余人倒是宽和了许多。     待收拾了回京,行出坟茔之外,是下山的小道,夹道是一片片的翠绿之色,两旁绿树环绕,村落远在。     众人正次第下山,一阵风吹过,依稀听见有人在大叫,众人虽好奇,却并未说什么。不出一时,只见下山的小道上,一个头发蓬松、衣衫破损的身影从山下跑来,边跑边叫道:“救命、救命……”     众人皆是一愣,水仙当先道:“小姐,我听声音怎么像是灵芝?”     唐明珠蹙眉道:“她怎么了,快去看看。”     明彩夹在人堆里,也是分外好奇,灵芝在她隔壁,平日里知礼懂礼,对她亦是恭谨异常,怎么在今日这个场合会擅自离场,又出现了在那里?便也跟到了前面一看究竟。     此时天边晚霞红透,远处炊烟袅袅,天色渐渐暗沉。     灵芝踉踉跄跄的向山上跑着,边跑边抓自己衣服,又不断向身后看着,仿佛身后浓郁的苍翠像一个不知名的洞穴,渐渐变黑的天幕仿若一只爪牙,正伸出一只大手想将她抓回洞里去。     众人因着这诡异的场景,竟是都停了下来。     唯有一旁随着来送葬的李渤抽出腰间大刀,仿若如临大敌。     不出一时,灵芝身后的树丛中,又跑出一个瘦高佝偻的身影,看样子像是一个男子,只是此时行为疯癫,仿若力大无穷,他跑出两步,便将灵芝从后扑倒,拖着灵芝的双腿朝山下拉去。     灵芝历来伺候唐明珠穿衣吃饭,做的都是下人的事情,平日也干些粗活,身上力气不同一般闺阁小姐,被拉着双脚,竟也反抗了几下,将那人踹到一边,又站起来跑开了几步。     李渤见此,忙道:“大家站在这里别动!”说罢,已与身旁一个侍卫抽刀迎了上去。     只是与二人相距甚远,李渤两人还未到近前,因着上山路难行,灵芝一个不小心,那人又从后将灵芝扑倒,这一次,看样子竟是低头朝灵芝脖子间咬去。     明彩身旁的唐明瑶急的大叫:“四姐,那人不会是吃人的野人吧,看样子好吓人!”     明彩也是提心吊胆,只盼李渤与那侍卫赶紧到跟前,将灵芝救下就好。     眼见那人就要咬到灵芝,有人吓得大叫,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耳边一道风声划过,一只红绫羽箭破空而出,转瞬已追到李渤前面,飞向了扑在灵芝身上的怪人,恰好那人听到风声抬头一看,这空当,躲闪早已来不及,那只羽箭恰好射中他的左胸!     只听一片吸气之声,明彩转头看去,正见唐明珠收弓,原来千钧一发之际,她将身旁侍卫的弯弓拿出,一箭便将那人射中。     唐明珠的箭法明彩自是最了解的,前世她便是精于骑射之术,又心思深沉,历来箭无虚发,只是此刻年岁不大能够一招制胜,众人无不大惊。     只明彩隐约有些好奇,今日送殡,众侍卫纷纷带的刀剑,并不见有人带弓啊!可并未细想,唐明珠已与水仙朝灵芝所在地奔去。     众人这才回神,也跟着上前。     李渤当先将灵芝拉了出来,又去观察刚刚行凶之人,只见此人貌似年过四十,长脸细眼,面上布满细长的皱纹,嘴唇发乌,只是面上不自然的潮红着。     此刻胸口汩汩冒着血,已奄奄一息,手脚却还不停的乱挥,嘴里喃喃不知念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