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言情

077章 记者会

    专情无度:总裁请止步,077章 记者会     “我有多卑鄙无耻,你不是很早以前就知道了吗?”付君行傲慢的回头,冷冷的哼道;“你最好别耍花招,要不然我会使什么卑鄙的手段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舒悫鹉琻”     “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恨我?连一个快死的人都不肯放过?”压抑太久,赫赫再也承受不住太多的压力和痛苦,一下子崩溃,她歇斯底里的对着付君行吼道;“你把付孟瑶捧在手心,视为天之骄女这无可厚非,可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偏偏要用我的痛苦来成全付孟瑶的幸福?”     付君行一愣,这个强硬惯了的男人心底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闷痛,不同于以前心脏病发作时的疼痛,好像来自灵魂深处,顷刻间就能够左右他的思想。     但他付君行纵横一生,早就练就一颗冰冷强硬的心,除了冷清歌他对任何人都可以冷酷残忍,特别是对于他一直厌恶的徐赫赫,所以他很快清醒,深邃的眸子带着愤怒的火焰,不屑一顾的看着徐赫赫。     “孟瑶一出生就注定是天之骄女,而你徐赫赫一辈子都只能是个私生女,别妄想会改变一切,就算是死,你也要背着骂名去死。”     冰冷刺骨的话带着让人心底发寒的残酷。     徐赫赫无力的趴在冰冷的实木地板上,眼角余光看着付君行离开的背影,痛苦的闭上眼。     从小到大她遇到太多的嘲讽侮辱,可却从没像现在这么痛恨,她恨付君行。     她一直在想,自己做了这么多死后阿澈一定厌恶她,会很快忘记她,虽然心底痛苦但她愿意这么做。可是付君行居然要把她逼到如此绝路,他居然不惜一切代价的让五年前的流言成真。     她不敢想象一旦付君行以五年前的中年富商身份出现,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会给阿澈带来怎样的伤害?     付君行伤害自己可以,反正她无所谓,可他不能用这样的手段来伤害阿澈。     徐赫赫不知道自己过了多长时间才从地上站起来,当她浑身麻木僵硬的朝以前小时候曾经住过的房间走去时,正好路过付君行的书房。     深夜凌晨的书房依然灯光明亮,透过门没关严的缝隙中看去,付君行正低着一名中年男子在吩咐着什么,一边说中年男子一边点头,偶尔震惊的看着付君行。     赫赫冷冷一笑,一定在商量明天的记者会吧?真是够处心积虑的。     “总裁是大小姐的电话。”中年男子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许多,恭敬的把电话递到付君行手中。     里面说了什么赫赫听不见,正当她准备转身走时付君行声音突然拔高了许多,冷酷而严厉的声音传来。     “这是我最后一次替你谋划,以后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处理不好,你就退出付氏集团,我付君行没你这么没用的女儿。”     赫赫终于忍不住笑了,细碎的声音溢出,带着令人心碎的颤抖,里面的人立刻警觉的突然把门拉开,当中年男子看到门前是徐赫赫是双眉紧紧的蹙到一起,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和怜悯。     这个认知让徐赫赫不悦的瞪了他一眼,自己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     端坐在椅子上的付君行也发现了徐赫赫,最后低声交代几句才挂断电话。     “沈兵,你让她进来。”     “不用了!”赫赫厌恶的打断,冷冷的嘲讽道:“付总裁的冷酷真是够彻底的,看来付孟瑶也并不像表面那么风光幸福。”     说完她不顾付君行铁青的脸色决然转身离开。     安君豪的别墅中,冷清歌像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任由安君豪亲自喂她吃饭,喝水,然后就呆呆的坐在哪里一动不动。     无论安君豪怎样苦苦恳求,怎样威逼利诱她依然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     郝连菲一直盯着冷清歌的脸看表情也有点呆呆的,“安叔叔,阿姨长的真美,怪不得赫赫那么漂亮。”郝连菲看的舍不得移开眼睛越看越疑惑,“安叔叔,我以前是不是见过阿姨?怎么好像很面熟?”     安君豪苦涩的点头,“她就是冷清歌。”     “冷清歌?”郝连菲脑子灵光一闪,“退出娱乐圈消失许久的传奇天后冷清歌?原来赫赫居然是冷清歌的女儿。”她跟赫赫认识这么多年,赫赫居然从来没提过自己是冷清歌的女儿,害她一直相信谣言,以冷清歌传奇天后的身份,她的男人又怎会一般?所以赫赫出身绝对不会像传言中的不堪。     “可是把赫赫一人留在哪里不会有事吧?”想到这里郝连菲有担忧的问。     一直愣愣出神的冷清歌忽然说;“不会有事的。”付君行做事一向卑鄙,但绝对不会粗暴无耻,他追求的是令对手从精神和灵魂上感到恐惧,发自内心的诚服,所以赫赫暂时不会有事。     第二天整个a市仿佛一下子沸腾了,隐居多年的a市首富付君行突然高调召开记者会,紫峰大厦从一大早就被众多记者堵个水泄不通,郝连菲一路艰难的挤进人群,然后又从人群中挤到电梯前,一直负责维持秩序的保安,看到她脖子里挂的祈氏集团工作证的牌子这才放行,而自己的小秘书正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她。     级别太低的是没有工作证的,小秘书已经被困在外面快一个小时了。     郝连菲连忙跟保安打了个招呼这才把小秘书给放进来。     “呜呜……总监你最近不是请假就是迟到,冷经理似乎很生气。”小秘书可怜兮兮的望着她。     郝连菲淡定的理理长发,无所谓的说;“管他呢,只要祁澈没意见就行了。”     “总裁忙着要结婚可没闲功夫管你,毕竟时间太紧迫整个公司的女性都为能再婚礼上露一把处心积虑,就你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听说总裁的朋友发小,不是高干就是豪门,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既然冷经理不行了,你要多把目光放在其他男人身上。”     郝连菲无语的翻白眼,如今是连她的小秘书都有资格说她了,等等……“结婚?”郝连菲忍不住惊讶的尖叫,瞬间收获周围人无数白眼。     “你说什么日子定了?”     “总裁结婚的日子呀!就在这个月底的二十八号,你不知道吗?公司的新闻公告都发出去了。”小秘书一脸疑惑,“新文公告可是由我们公关部盖章的,我以为你知道呢!”     郝连菲恨恨的咬牙,作为祈氏集团的公关部总监她确实该死的不知道!一定是颜初晴这个贱人搞的鬼。     “那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小秘书一头雾水的挠挠头,“好像是付总裁要宣布集团的另外一个继承人吧!听说是他宠了五年的情人。这可是大事,一旦付小姐失去继承资格偌大的付氏集团将由她来继承。”小秘书边说边指向远处站在红毯高台上的女子。     “整个紫峰大厦都传疯了,听说付总裁非常宠爱这个女人……”     郝连菲顺着小秘书的手势看过去,映入眼帘的熟悉面孔让她错愕的瞪着眼,连耳边小秘书的喋喋不休都听不到了,然后她不顾一切的冲过去,维持秩序的保安慑于她祈氏高管和祁总裁同学的双重身份不敢阻拦,让她畅通无阻的来到台前。     忽然,一直纤细的手臂伸出挡住她欲冲上主席台的动作。     “郝连菲,我真为你感到可悲,全世界估计只有你这个白痴才会相信徐赫赫的话。”颜初晴双手抱胸,摆出一副怜悯的样子说;“早就说徐赫赫当年为了金钱抛弃祁澈跟中年富商跑了,你还不相信,没想到现在验证了吧?”     郝连菲大脑一片空白,“中年富商?那来的中年富商?”     颜初晴朝台上一指,“可不就是祁总裁嘛!徐赫赫这个贱人真是好运气,不愧是长了一副狐狸精的脸,随便一勾搭就勾搭上大名鼎鼎的付总裁,虽然年龄大了点,但魅力一点不差呀,重要的是有钱。”     “你再胡说什么?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郝连菲恼怒的打断。     颜初晴两手一摊,再度朝台上指指,幸灾乐祸的说:“我有没有胡说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郝连菲凝视着端坐在台上的徐赫赫,一动不动。     “各位商界朋友和媒体朋友们,我付某人今天有幸邀请到大家是有两个好消息要宣布。”台下随着付君行侃侃而谈的声音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摒住呼吸注视着这个a市最传奇的男人。     “我付某人终身未娶,只有孟瑶一个女儿,现在我的女儿终于要结婚了,作为父亲我也算完成了一个心愿,能够得到祁澈这样的乘龙快婿让我很满意。这是第一件事,另外一件事是,我付某人寻觅多年终于找到最爱,能够得到徐小姐相比终身是我的荣幸,我宣布从此以后徐小姐将会是付氏集团的女主人。”     台下变的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震惊于付君行第二件事的宣布,由他亲自出面珍而重之的说出来,就一定是真的。     到底什么样的女人能够得到付首富如此重礼?     一瞬间所有镁光灯对着徐赫赫狂闪不止。     “是徐赫赫?”     “天呐!祁总裁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