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言情

第50章 你是我永久使用权 大结局

    栀卓跟着经理上了顶层,脸上波澜不惊,内心却心思翻滚。     这个指名要见自己的女人是谁?这么大胆的绑了他的女人,还这么嚣张的在这里,难道就不担心他一个发怒她的酒吧成一堆废墟吗?     带着种种疑问,电梯门打开了。栀卓也见到了电梯以外的东西。     从电梯门口,一条长长的红地毯直指另一头的房间。两边还有各色的百合花,另一头的门紧紧的关着,栀卓看不到里面的人,心脏却狠狠地跳了跳!     但,这时候却不是关注这个的时候。他转头,眉心狠狠地蹙着,“我要找的人呢?”     栀卓不信这人不知道自己找的是谁。从刚才开始,他就表现出来一副知道的样子,到现在还在弄这种玄虚,莫非以为他是好脾气?     经理一点没被他的话吓到,还是笑眯眯的道:“我们小姐和您要找的人在里面呢。您进去看看就知道了。好心提醒一下栀总,我家小姐脾气不是很好,您再不进去恐怕您要找的人还会多受点皮肉之苦。”     经理的话音一落,他身边的栀卓就已经大步流星的往那扇门走去。     只要想到顾执会受苦,他就不淡定了。     ……     金豪酒吧最高层的休息室里,两女坐在一起,一人一人执起一杯红酒,细细品尝着。     “我说执执,你这个方法真的可行吗?你那个前夫真的会来吗?”     其中一身材高挑,长相甜美的漂亮女人问道。     顾执眉心染上淡淡的笑意,很肯定的说:“会,一定会。”     如果不来,那她就彻底放手。不再抱有期望。     后面这句话她没有说出来。     再说外面,此刻的栀卓没有细想其他的细节,只想看到平安的顾执。几乎想也不想的,一到门口,他就抬脚踹开紧闭的门。     让他意外的是,门很容易就被踹开了。他也一眼看到屋里聊得畅快的女人。     一个是他心心念念的女人顾执,还有一个挺眼熟的女人。匆匆略过那个女人,视线再次回到顾执身上。     她脸上似乎有些错愕?有些紧张?甜蜜?五味杂陈?最后留下的是她淡漠的脸。     栀卓还来不及反应,顾执执着红酒来到他跟前,淡漠的问:“终于舍得出来见我了?我以为你这辈子都要躲着我了呢!”语气听着很酸很酸。     易笙听不下去了,放下酒杯站起身来到他们两人身边,笑着打趣顾执:“记得把那一亿打入我的账户啊!”     顾执和栀卓两人对视着,谁也不让谁,易笙耸肩,识趣的走出房间。     顺便,帮他们带上门。     望着面前安然无恙的顾执,似乎猜到怎么回事。     他说:“我很担心你。”     本以为关心的话很难出口,没想到说出来后发现没那么难。     顾执不领情,“不是不愿意见我?我的生死与你何干!”     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委屈,顾执绕过栀卓就想走。     栀卓抓住她的手腕,将她转过来面对自己,俯身吻上那张让他朝思夜想的柔嫩唇瓣。     顾执所有的情绪在接触到栀卓的气息后崩溃,不再压抑自己的情感,热情的回应。     顾执的回应就像是一剂毒药,让栀卓本就压抑着的情感倾斜而出。桎梏住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渐渐的,单纯想念的吻掺杂了欲望,栀卓想要更多,薄唇离开她的唇,往下走……     顾执喘息未定,开口打断旖旎的画面。“我姨妈来了。”     望着栀卓憋得青紫的俊脸,她突然有种大快人心的感觉。     该,活该!让他躲着她,让他不见她。活该被虐!     栀卓看了顾执好一会儿,语不惊人死不休:“我不介意浴血奋战。”说完,低头继续行动,一只大掌慢慢往下,似乎是想要确定某一件事。     顾执挣扎!刚才的大快人心不见了,只剩下窘迫。她刚才只是骗他的。     “我在你心里是不是只有发泄的床伴身份?”顾执突然问。     栀卓不语,用行动证明。     情到深处,攀上极致欢愉时,他用力抱住她,在她耳边轻轻的说:“你是我永久的使用权!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用一辈子,睡一辈子,直到白发苍苍,直到入土长眠!     一滴泪落下,顾执用力的回抱他,柔嫩的双唇主动吻上栀卓的薄唇,霸道的宣告从她口中发出:“你的使用权只能属于我。”     激情过后,顾执懒洋洋的趴在栀卓胸口,小手若有若无的在他身上点火。     栀卓眯着眸享受,心情很好的说:“老婆,我要回家。”     顾执哼唧一声,“回来干嘛?那个是你的家吗?我觉得分开挺好的。”     栀卓:“……老婆……”     撒娇!     栀总撒娇了!     特大新闻。     “我已经不是你老婆了。栀总,我们已经离婚了。”顾执笑呵呵的提醒。     栀卓挑眉,一个翻身,将顾执压在身下。眉眼露出戏谑的神情,他说:“谁说我们已经离婚了?”     顾执嗤笑,“离婚证都有了你觉得呢?”     栀卓心情很好的提醒,“离婚证的事,你应该去问问你的好哥哥。老婆,长夜漫漫,我们运动运动好睡觉。”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后面的话全数被栀卓堵住,吞进肚子里。     长夜漫漫,房间里满是旖旎风光。     极致激情时,他说:“以后我是你的天。”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