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言情

曾曾经

    “所以说,这一切其实都是师父早就设计好的。rong>”     砰的一声大门被推开的声音夹杂着小二惊呼的声音,西楚然跟莫柯柯同时看向那原本应该紧闭的大门。门口,站在一个冷着一张脸,满脸怒意的晏璿烨。身后的小二见状,顿时躲的远远的,不敢跟的太近。     莫柯柯连忙的站起来,“你怎么来了”     小二听到莫柯柯这么说,顿时知道他们认识,头也不回的往隔壁的包厢而去干活,不敢看热闹了。     “如果我不来,是不是还不会知道这些事情”晏璿烨冷声,往西楚然的面前走去,冰冷的眸子冷冷的扫在西楚然的脸上,冷声的问西楚然道:“如果我不来,是不是还不知道你还有秘密藏着。”     “晏璿烨。”莫柯柯看着晏璿烨,心中闪过一丝复杂。她就是自己的血祭,一个忘了自己是血祭的晏璿烨。     晏璿烨淡淡的扯动了一下嘴角,“现在知道了,你的血祭还是你心中完美的那个血祭吗还是,你希望用我的死来成全你的血祭”     “不”莫柯柯摇头,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晏璿烨死或者是血祭死来成全另一个人。     “郡王爷,我只是遵循师父的遗命,你又何必咄咄逼人的为难柯柯。”     “为难”晏璿烨冷声,“你一开始找我的时候,并不是这般说的。还是,你根本就不在乎敏敏公主的命,所以才敢这般的愚弄本郡王爷的吗”     “烨,还是我来回答你吧。”晏弑天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扫了一眼里面的三个人。     西楚然连忙的站起来,走到晏弑天的面前作揖迎接了一下晏弑天。     “九千岁。”     晏弑天只是微微的淡漠的扫了一眼西楚然,走到了莫柯柯的身边,面对着晏璿烨。     西楚然收回了自己的手臂,只好无奈的跟莫柯柯眨眼了一下。     “烨,西楚然并没有愚弄你,他只是遵从师命。当年,你母亲受废太子牵连,被人追杀而意外的受伤中毒。当时药王只想保全你母亲,是你母亲以死要挟才得以保全你。后来,你出生了,你母亲却因为用药过度而死亡。”     “我母亲为什么会受到废太子的事情而牵连废太子的事情虽然才十几年,可那个时候我已经出生。”     “太子被废,是因为跟大皇子二皇子争位,太子也只不过仗着是嫡子的身份才可以后来者居上的抢夺了太子的身份。比起大皇子跟二皇子,他并不算太出色。政治争权永远都是这样,付出的永远都是血的代价。你的母亲,是大皇子的妃子。那一年,大皇子被迁被废黜,一路上遇到暗杀。而那个时候,你母亲怀着你舟车劳顿的又因为大皇子遇刺而伤了心才出了事。不然,只要他们能顶到边界,到时候冰城的天下谁敢放肆。后来,二皇子出事,只不过他比大皇子好一点,他没有输。至少,他跟太子是两败俱伤。他废黜皇子身份变庶民,太子被废遭遇灭门。”     “后来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不少,义父说了也没有什么意思。”晏弑天淡声,“至于废太子的事情,柯丫头,你还是跟你二叔说一声,不要再去查了,对你们没有任何的好处。”     “是你”莫柯柯能想的到的就是废太子一门灭门,完全就是眼前人做的。而目的呢     报仇,为晏璿烨的母亲报仇。而自己却也在这个圈子里,那么从一开始的最初时候,这一切都已经被他给算计好了。     莫柯柯不敢相信,这濮大善人一府灭门,然后自己跟自己的二叔被要挟的进京,然后这一系列的似乎很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完全都是因为他安排的如此的天衣无缝的完美。自己,二叔,那些事情都是他一手策划好的,他们只不过都是这事情代价下的棋子。     “书生”莫柯柯猛然想起,书生在这个里面呢他又是什么身份     “鬼梦楼的人。”     鬼梦楼是血祭的人,那岂不是也等于是冰城亦或者就是眼前晏弑天的人。     “濮府的画。”     “魏瞉送的。”晏弑天淡声。     莫柯柯心口一紧,果然是她猜的这般。魏瞉也是晏弑天的人,亦或者可以说,魏瞉在的那些事情中,也许表面上站着的是废太子的队伍,其实他或许跟大皇子或者二皇子走的更近一点。所以,他才能在晏弑天想对付废太子的时候能做一个帮手。     “那后面两句”     “这是的太子诬陷大皇子的一首诗,我只不过请高人把这首诗变成了一幅画。是我让魏瞉放出话去,说他们要的东西就在这画之中。原本想着,让太后娘娘查清楚这首诗的时候,就是能气死她的时候。后来发现,如今的皇上并不用我太担心,也就不太重视这些事了。不是为了把柯丫头你带进京城,义父也不会想到用这些。”     “嬷嬷”嬷嬷也是他的人,嬷嬷见了废太子一家,然后濮府就烧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