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言情

第九章 角斗场的殊死拼杀(下)

    说句实在话丽斯缇根本不想和人进行什么生死角斗。她在开打之前试图跟琼沟通过。但是对方只是沉默以对,眼神呆滞地看着她。弄得她无法,只好硬着头皮与她缠斗。     不过琼的攻击速度十分的惊人,要不是她躲得快,刚才她差点被对方打飞出去。     但是丽斯缇也没庆幸多久,突然双腿一软。她这才想起了她被人打过药的事实。     她咬着牙,在心里暗骂了可恶。现在的形式对尤其她不利,对方有把匕首,而她赤手空拳。再加上此时她体力不支。若是一味的强攻,可能会死在这里。不行,她还没有找出父亲死亡的真相,她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眼下她唯一的出路就是等待时机,找出对方的弱点以智取胜。     下一秒琼便出现在丽斯缇的身后,她躲闪不及,背部被对方划了很大的口子。疼得她直抽气,额上也冒出了汗珠。     顿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这味道更加刺激那些贵族的神经。场面一下子变的热闹非凡起来,狂欢声喝彩声笑声如同魔音灌耳不停地回响在她的脑海里。     她愁眉苦脸在思考如何能够胜利的谋划时,忽然她的眼睛一亮,扫到了不远处的地上躺着根木棍。     她又转头看着蠢蠢欲动正准备下一击的琼,飞快地下定了决心,她伸出她的右腿,踢向对方的头颅,右拳紧握挥向对方的肚子。     在看见对方用手护住自己的头颅时,毫不恋战地转身就跑。眼看着琼要追上她,她突然抓起地上的沙子撒向她的眼睛。她见一次不行,又多撒了几次。果然如她所料,琼的步伐慢下来。     这下她才安心地拾起地上的木棍,她二话不说又往返到琼的面前,趁着对方不备时狠狠地挥了一击。虽然她的办法是奏效了,但也惹怒了对方。     之后丽斯缇被对方甩了出去,还未她有所反应,琼便在她的脸上划了几刀。霎时间她感觉血染红了她的视线,精神有些恍惚,直到对方再一次将匕首插进她的左腿上。     她的痛呼声非但没有引起人们的同情,反倒是勾起了他们长久压抑在内心深处的嗜血与残暴。甚至有人还兴奋不已地唤出声来:“琼,快把丽斯缇杀了。让她好好尝尝你的厉害。”     听了此话的丽斯缇简直就像咽了苍蝇一般恶心。连人最起码的同情心都被狗吃了,这些贵族真的已经是肮脏到无药可救了。她厌恶地扫了那些贵族一眼,又将全部心思投到了角斗场上。     当她看到了琼眼里快速划过的一丝精光时,突然心头涌上一股不安。她诧异地看着对方停下攻击,嘴里不知在念念有词地叨咕着什么。     直到乌云聚拢,从裂开的天际中钻出一条巨大无比的多米诺原虫。那粘稠的发黑液体一滴一滴地落到了她的脸上,像强有力的硫酸腐蚀着她的脸,弄得她是一阵发疼。     下一秒她便摸下了半层脸皮,她几乎差点晕过去。她现在能想到她此时的脸有多么血肉模糊。甚至还能看见白花花的骨头与骷髅。     她不免有些绝望,瘫坐在地上,颤颤巍巍地再次伸手摸自己的脸。就在她摸到自己的骨头时,犹如一块木雕,震得是久久不能言语。这样的她还算人吗?本来还在奢望自己能做回人类的丽斯缇此刻才真正意识到现实的残酷。     不,或许早从十二年前她便已经是个怪物了。这个事实她应该早就意识到,或者说她不该逃避。     溃不从军的她还未发现,她那张令人新生恐惧的脸再慢慢好转。血肉开始重建,脸上还生出了银色触丝状的神经元,紧密地缝合着脸上的大缺口。只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丽斯缇的脸便完好如初,嫩得都能掐出水来。     眼看着毫无反抗的丽斯缇即将被杀掉,突然从天而降的顶着一把遮阳伞的少女挡住了琼这凌厉的一击。     伊万琳有点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看了地上的丽斯缇一眼,用力拽起了她:“丽斯缇,你得打起精神来。要不然以你现在的状况,没办法救你出去。”     她抬起头诧异地看着她:“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墨涅他们呢?”     伊万琳合起遮阳伞,一边和琼周旋一边快言快语道:“他们没来,另有其事。好了不多说,眼下还是先应付这个人要紧。”     经过伊万琳这么的一打岔,她很快从崩溃的情绪中走出来。她接过伊万琳丢给她的手枪,对准女杀手的胳膊、肚子和大腿,连连开了三枪。这情势的莫名反转更是激起了那些看客们的热情。     琼现在很恼火,本来她可以不费劲地杀了这个叫做丽斯缇的女人。可是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害得她又得重头来过。当真是可恨又可恶。     她好不容易从先前的几场角斗中存活下来,她的傲骨和荣耀早已经被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给淹没。她得不择手段地活下去,因为她活着才有逃出去的希望。因为活着她才可以重拾过去的一切。     所以她可以站在别人的尸骨上毫不在意。可是她好不容易酝酿的计划就这么活生生地被她们毁了,好恨啊!     伊万琳不知所云被对方仇恨的眼神盯住,起了一身的寒颤。     她徒手接住了琼这种两败俱伤的砍法,将琼掀了出去。重伤不已的她倒在地上,粗糙的石子正巧不巧地顶在她的伤口处。     而一旁的丽斯缇在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她一时间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丽斯缇和伊万琳低头接耳在互相传递着什么消息。虽然那些达官贵族看得是云里云雾的,但并不妨碍他们日益高涨的热情。     原来高声呼喊着琼胜利的家伙此时又开始对丽斯缇加油喝彩。这阵势的倒变当真是令人叹为观止,颇感无语啊。     伊万琳冲她使了个眼色,扭过头,荤素捏爆了手里的烟雾弹,朝着角斗场的中央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