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言情

第十二章 夜袭 上

    “呐,黑猫,你觉不觉得咱们的小主子现在的心情更不好了”幻化成人形模样的小白菜说道。     “你遇到老鹰是会躲的吧?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在遇到天敌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去躲,道士是咱们不能靠近的角色,你接近他们,他们会杀了你,而主子接近他们只会让他们拖累,最终受伤”黑猫打了一个哈欠,动了耳朵接着动了动尾巴,眯着它那对幽绿色的猫眼看着我。     我的手一下一下的顺着黑猫的皮膏,黑猫想错了。我只是单纯的在放空而已。至于什么天敌,什么道士我一点都不怕,不如说对倪天羽还有些熟悉感,还有一些舒心感。     “咱三今晚十一点过去”我漫不经心地说道。     “小主子为什么呀?那个散着尸味的男子不是说九点……啊,小主子你可真狡猾”小白菜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崇拜地看着我。反倒让我一脸懵。     “傻缺,主子是想等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在过去,不是你兔子脑袋里想的根本是两回事,如果能想到你脑子里想的东西,我就要开始怀疑主子的智商,要不要带她去看看医生了”     黑猫毫不留情面的说道,调侃的语气让一旁的小白菜脸蛋发红,喃喃自语了一句“真对不起啊,我就是这么笨”     我发出一声轻笑,这种从心底的舒适感我真的一点都不讨厌。     “人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但是今日我却不想挽救人的性命,你们说我这样做会不会折寿,死后下地狱啊”我盯着天花板上的灯笼像似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寻求着某种答案。     “你不会死的,不必你动手,时辰到了自然会死,主子你没有听过一句话吗?阎王要你三更死,便不会留到五更。”黑猫伸出爪子挠了我一下“咱们该走了”     晚间,我第一次踏出了鬼棺材铺,冷落的街道是寂静无声的,金黄色的月亮挂在黑暗的天空中,洒下的月光硬生生的给四周景色增添了一份清冷,即使现在是夏日,也让我感受了一股凉意。     我抱着黑猫,扛着小白菜独自走在寂静还有一些阴冷的路上,偶尔还能看到几团白色的影子从我的面前快速的略过,卷起阴冷的一股寒风。     我面部表情呆滞,停下脚步看着挡在我面前的女孩子,她的模样看上去只有五六岁的样子,但却只有半个脑袋,大脑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被人挖掉的双眼被两个血窟窿代替,其在胸口的位置上一个渗人的大洞还在往出滴着血。     “你又来做什么?固然你不恨你的父亲,但是那种丧尽天良的人我是不会去挽救的,你也不要再固执了。你的父亲已经挽救不回来了,他的善心已经被他早已丢弃,注定是要下地狱的”     我没带任何情绪的将话说完,然后看着她发出嘤嘤的哭泣声,身上冒出红色的烟,我激怒了她。     “喵~”黑猫发出一声叫声,从我的怀里跳下,挡在我的面前,一对猫眼冒着绿光虎视眈眈地瞪着面前的小女孩。     “黑猫,退下。如果她想早点去阴间等她的那个没良心的父亲也该让我来亲手送她走啊”我伸出手也没有顾忌到女孩身上的红色的怨恨之气,对于我来讲这些东西就像是小猫咪一样温顺。当然了,黑猫这样的猫精除外。     “小鬼,别肆意妄为了,就凭你是大部不过现在的我的,看在你被自己亲生父亲给杀了也不曾想过报仇的那份孝心,我留你一命,但是若你要阻拦我,我不会杀了你,但是会让你的兄弟姐妹们永世不得投胎,我可是说到做到的人。”我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眼睛在一刹那间变红,不过很快便恢复了黑色。     手松开了女孩子,抱起黑猫朝着目的地走去。     将近半个多的时辰,我一路欣赏着夜景,慢悠悠地走到了王二的公司。     将近半个多的时辰,我一路欣赏着夜景,慢悠悠地走到了王二的公司。     “偶滴妈呀,这里居然还能有人安心上班”我看着王二的公司不由自主的从内心发出一声感叹。从早晨的白楼变成了红楼,扑鼻的血腥味从楼身飘出,乌云盖在楼顶,恶气钻进楼里,怎么看都不觉得是个可以有人烟的地方。死亡之气太浓了。况且现在才将近十点,我咽了一口唾液,这可想而知如果到了凌晨怨气,死亡之气要比这重的太多了。     “主子,你的脸色很难看啊,要不要咱们先打道回府,这单生意不接了”黑猫带着调笑的语气让我嘴角一抽,内心不由地想到,你绝对是想要让我进去才故意这样说的吧,黑猫。     “呵呵,怎么可能打道回府。当然是要进去了,反正有事情有你们两顶着。不过黑猫这大晚上的你的视力可真好居然能看得到我的脸色”     “主子,难道你忘记我是只九尾猫妖吗?”黑猫瞪着两只绿幽幽的眼睛看着我。     我有些发憷。随后便尴尬地笑了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脚尝试性地探了探,没有刺痛感。血之界没有了。     走到门口,小白菜从身上跳下,红色的眼睛发出类似激光似得光纤在厚重的玻璃上开了一个人形洞并跳了进去。我又是一阵尴尬,真没有想到小白菜这只兔子精居然还带着这种功能,真让人大跌眼镜。     咯噔咯噔,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而且因为没有灯采用,只能用黑猫的两颗绿眼发出的绿光照耀着大厅,行走在一片绿光之中,从视觉之中看也能感觉得到不舒服感。     “小主子,下次千万别穿着高跟鞋,感觉好恐怖呀,比咱棺材铺还要恐怖”小白菜发出吱的一声,两只兔耳朵直挺挺的立着,听着四周的动静“小主子,别做天梯,走楼梯”     还未等小白菜说完,我便已经打开了电梯的门     “呀!”我尖叫一声往后倒退了好几步,看着电梯里被吊着的无头女尸,我拍了拍心脏,我深吸了一口气走进电梯,看着血粼粼的电梯,被一根钢丝钉在电梯顶上的无头女尸,我蹲下身子沾了一些少许的血舔了舔“还带着鲜味,看来是刚刚死了没多久”     “花痴女,你让我们等了好久啊”背后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我打了一个冷颤,鸡皮疙瘩也瞬间起来。我扭过头看着浑身是血的田骧,正拿着一张燃烧着的黄符,嘴角虽然含着笑意却给我一种致命的冷意。     我站起身来走到田骧的身边,嗅了嗅“你身上可真臭”我捏住鼻子往后倒退了两步,嫌弃地说道。他的身上尸臭味道足够让我联想到他们经历了怎样的一番决斗。     只见田骧伸出手一把手捏住我的脖子将我提起来,带着暴怒的神色死死地瞪着我“花痴女,你以为这是因为谁的错,若不是要为了还你人情,我们早就施下阵法保护那鳖孙之后就离去了”     “我说过了,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别把你们自己抬得太高尚了,你敢说这里没有你们学道之人参与进来?可笑”我一手捏住了田骧的命门,扯开了他的手,悬空的脚踩在了地面上,冷冷地看着他。看到他错愕,无言以对,我松开了他的手,转身     “黑猫,小白菜,该咱们的夜袭时间了!”我面带着微笑对着已经开始跃跃欲试的黑猫,小白菜说道,眼睛同时也闪过一抹殷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