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

第三千五百一十六章 钓鱼

    和曹操一方不大可能大规模的将战车运往喀布尔这边的情况不同,贵霜这边地处喀布尔,可以就地制造战车,而拉车的牛马,对于贵霜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     实际上曹操从坎大哈反攻喀布尔,其难度实际上比诸葛亮出祁山好不了多少,要说好的地方的话,大概就是坎大哈到喀布尔有水道,赫尔曼德河贯通其中,取水的难度低。     缺点的话,则是和诸葛亮近似的情况,后勤压力太重,不是没有粮草,而是运输粮草过于困难了,因为全都是山间河谷。     这也是为什么卡皮尔和奥斯文,以及荀彧和陈宫都清楚他们很难长时间在这里进行作战,因为后勤的压力太大。     运粮的话,赫尔曼德河确实是有一定的运载力,可是往喀布尔方向走,实际上是通往赫尔曼德河的源头。     最简单描述就是,从川蜀往荆州乘船很快,可从荆州乘船往川蜀就很难了,甚至再进一步,从川蜀往青藏运粮,那就真的要命了。     坎大哈到喀布尔也是这么一个情况,从坎大哈往喀布尔方向运粮,前三分之二的距离还能靠水运,最后三分之一的距离只能靠人,而这三分之一的距离,其后勤运输成本已经相当于诸葛亮出祁山了。     所以想要运战车过来,根本不现实,曹操主动出击,也有计算后勤压力,以及评估作战难度的意图在里面,不过就目前的结果而言,曹操还是能顶住这样的后勤压力的。     只是战线和时间拖得太长的话,曹操也不怎么能顶住,不过荀彧已经带着几分在距离赫尔曼德河上游三分之一的位置修要塞和粮食囤积点,然后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了。     奥斯文和卡皮尔就目前考虑的东西大方向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可架不住荀彧考虑问题的方式比较能解决未来的麻烦一些,着眼点颇为长远,以至于奥斯文等人还在思考这一战,荀彧已经准备以后了。     “这样的话,汉军的骑兵就是大问题了。”卡皮尔很是认真的讨论着问题,“汉军的骑兵,其基础不愧是抄匈奴人抄出来的,太强了。”     “至少这些骑兵我们是能击杀的,他们再强,也不至于像对方的超级盾卫那样伤士气。”奥斯文同样认真的回答了这一问题。     另一边,曹操在讨论完之后果断出兵,营地只留下毛玠、曹休等人进行防守,其他主力全部开拔。     “陈公台,我觉得我们需要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之前一直赞同陈宫提议的荀彧在上马之后,传音给陈宫说道。     “和之前不一样,徐将军拿到的东西,让我们有打赢的希望,所以我赌了。”陈宫就像是一早就准备好了答案,等待荀彧问询一样。     “辛格和冈比亚斯是二五仔。”荀彧有些无奈的给陈宫交了老底。     陈宫闻言愣了愣神,然后看向荀彧有些奇怪,“狄法纳那个戏精不是二五仔,冈比亚斯作为巴拉克的头号手下是二五仔?”     “狄法纳是戏精,可要演戏的人至少要知道演给谁看最有价值。”荀彧颇为平静的说道,“所以狄法纳是自己人,而辛格是明面上的二五仔,冈比亚斯恐怕是竺赫莱的人手。”     “这样的话,那就有意思了。”陈宫就像是猜出了一些东西一样,看向荀彧询问道,“竺赫莱在北方权贵手下安插人手吗?”     “应该是在重要人员手下安插了,然后在之前一并投入到我们麾下了,原本自身严防死守,贵霜高层又有我们的人手,贵霜的情报人员根本不可能进入。”荀彧颇为唏嘘的说道。     “也就是说你认为我太急了?”陈宫已经明白荀彧的计划了,毕竟从一开始荀彧和荀攸就有主动切割吸纳北贵的战略,只不过陈宫因为对于北贵认识的更为深刻,故而棋高一着获得了胜利。     “并不是。”荀彧平缓的回答道,“司空无论如何都不会拒绝,又怎么是你的问题呢?”     陈宫这个时候已经反应过来了,一直窝在后方管理后勤,维持整体运转的荀彧为什么会亲自跟来,这是要解决二五仔问题啊。     “不过,你是怎么判断出来冈比亚斯是内奸的。”陈宫带着些许的疑惑询问道。     这时陈宫已经用精神天赋梳理了一番,在知道冈比亚斯是二五仔的情况下,进行判断,确实是有很大的操作性,但不知道的话,没有任何的能作为论证的基础条件。     “巴拉克在走的时候告诉我,辛格可能有问题,让我告知司空,不要过于亲善辛格。”荀彧平淡的说道,“我问巴拉克是谁告诉他的,我以为是古玛拉,结果巴拉克告诉我是冈比亚斯说的。”     “就这?”陈宫愣了愣神,这不对啊,这还少了一个环节啊。     “冈比亚斯之前是巴拉克手下的军法官。”荀彧叹了口气说道,陈宫陡然反应过来,然后双眼微冷。     “双方没有交集啊,意外发现这种事情,以辛格的行事作风,先发现的也应该是卡贝奇等人,我们在改制的时候没有剥夺冈比亚斯的军法官职位,他从什么地方见到的呢?军法官和别人厮混,怎么治军?”荀彧带着些许的反问看向陈宫。     实际上陈宫这个时候心头也已经反应过来了,任何一个战斗力有保证的军团,作为执行军法的统领都不会讨人喜欢,但这个人必须要存在,而且这个人是军纪的保障。     这个人的朋友很少,或者直接没有,但只要有就会很重要。     这一点看满宠就知道了,满宠的存在很不讨人喜欢,但满宠的存在非常重要,从某种角度上讲确实是法律的保证。     可陈曦当初在政务厅听着满宠言及法律公平性的时候,突然问了一句刘晔要是犯法了怎么办,满宠神色凛然的表示当然是让刘晔先跑啊,跑了再说怎么处理,说不定跑一圈回来,问题就解决了。     问题是怎么解决的陈曦没问,但陈曦心里有数,要么是行政命令干预,要么是满宠自己开后门,办法总是有的。     同样冈比亚斯处于军法官的位置,其作用和满宠一致,而且冈比亚斯管的不是一个军团,而是十多万人的军法,以巴拉克的军纪和战斗力来看,其管理的还是相当不错的。     那么毫无疑问这货肯定不讨人喜欢,这么一个不讨人喜欢的家伙,能从其他人那里获知消息吗?基本不可能!     除非辛格是冈比亚斯的好友,因为只有好友才能发现这些细节,否则双方理论上是没有交集的,可要是好友,满宠那个家伙怎么处理这种问题的,几乎放之四海而皆准。     是好友冈比亚斯不可能卖掉辛格,只会为之遮掩,而不是好友,谁会和你个军法官有交集,脑子有病吗?没交集你却找到了二五仔,不思考一下你的动机才见鬼了。     “所以结论是冈比亚斯和辛格不是一路人,虽说都是二五仔,但冈比亚斯很明显是专业级别的。”陈宫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这样也就能解释竺赫莱亲自过来,我们却看不到对方想干什么的原因。”     “大概是这样吧。”荀彧并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     “那么其他二五仔呢?如果冈比亚斯是二五仔的话,对方的目标毫无疑问肯定是坎大哈,其他二五仔在坎大哈串联?”陈宫眯着眼睛分析道,“总不至于走波伦山口,那边撑死走一到两个军团。”     “怪不得公达,仲德他们都留在了坎大哈,还将一半的盾卫留在那里。”陈宫咂吧了两下嘴,荀彧只靠这么点东西都敢钓鱼。     “阿瞒知道吗?知道你这么肆意妄为?”陈宫看着荀彧询问道。     陈宫虽说是在询问,但实际上已经猜到了结果,荀彧绝对给曹操说了,只是在曹操眼中这点证据不足以证明,而且曹操也相信自己的胜利能解决一切的忠诚问题。     好吧,对于膨胀起来的曹操而言,就不要谈忠诚这种伤心的问题,跟着老子走比跟着贵霜那艘破船沉了要好的多,这就足够说服了。     故而对于曹操而言,只需要展现出无与伦比的魄力获得胜利,一切不忠都会烟消云散。     这种思维模式,陈宫了解的透彻的很,他当年就是因为曹操的宏伟蓝图,以及无与伦比的气魄,才跟了曹操的,虽说后面给曹操来了一个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正义背刺。     “里应外合,倒也确实是不错,如果不暴露的话,就算拿不下坎大哈,干掉坎大哈储备的粮草,出征喀布尔的我们也得因为后勤问题大败而归。”陈宫摸着下巴已经明白了竺赫莱的套路,“再加上还有两个统兵的二五仔,杀又不能直接杀掉。啧啧。”     陈宫已经明白荀彧在搞什么,这货就是在钓鱼,以曹操之前拿下北贵原旨党的方式,是不可能大规模进行清洗,哪怕锁定了二五仔,在证据链不充足的情况下,也是不能下手的。    还在找"神话版三国"免费小说?)